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质营力 > 内容详情

袜女

时间:2020-10-20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九)喜得双子全家开心
  “奇奇,人家都说我的肚子很特别,好像是双胞胎,我们要不明天去城关检查一下,心里也好安乐”。祁红在吃饭间和老公说了这事。
  “是有一点不一样,肚子不到五月就超大,也许真的是双胞胎,好,明天去检查”。耀奇摸着老婆的肚子说。
  “奇,真的是双胞胎,你想怎么样?女的还是男的?”祁红探寻着问。
  “不管怎样,有一个是儿子,我就开心死了,你要买什么?我都答应。”奇奇拍着胸脯说,“说一句实话,平安生出来就可以了。”
  “真的,谢谢你!还是老公最体谅我。”祁红由衷地说。
  夫妻两个来到医院,虽然是妇产科医院,但大家的眼光还是多注视着他们。“我真的很奇怪吗?”祁红用眼神注视着丈夫心中问着。
  “下一个,陈祁红。”祁红蹒跚走进去,“你的肚子好特别,可能是双胞胎,你先躺到产床上,让我检查检查。”女医生一本正经的说。
  “你好,恭喜你,我认为你肚子里是双胞胎,为了安全起见,你去B超室照一照。马上就会有结果。”医生笑眯眯地说。
  “真的是双胞胎,谢谢你,医生。”祁红摇着肚子出来。“奇,我真的是双胞胎,医生让我确诊一下,马上去B超室。”
  夫妻俩个喜形于色,在路人羡慕的注视下,快步来到B超室,心中的美呀,只有自己知道。
  “陈女士,你好,你怀了双胞胎,要请客了,但是生孩子一定要尽快来医院的,双胞胎出生危险性高。”当照片出来显示两个婴儿时,夫妻俩打心眼里高兴。
  “医生,孩子在里面好吗?”祁红不禁问了一下。
  “让我听听胎心。”医生一边听着,一边说,“一切都好,放心吧。”
  祁红怀了两胎的消息不经而走,夫妻两个走到哪儿,大家都会羡慕、恭喜他们。
  “祁红,你的肚子要爆开来了,里面两个小宝宝要生出来了。”大家见面就说。
  “红,孩子马上要出来,我们早一点去医院吧,生孩子很危险的。”耀奇关切的问。
  “不,我身体强壮,没事的,娜娜不是我自己生出来的吗,我也要自己生出两个小宝宝,更何况两个宝宝都生在医院,费用很高的,过日子能省就省,将来三个孩子开销大得紧呢。”祁红满怀信心地和老公说。
  离预产期还有十一天早上,祁红感觉下身有一点急弛的疼,上厕所发现有一点红的,她高声叫起来:“奇,我肚子有点疼,可能要生了,你快点叫来妈和卫生院的医生。”
  “好,我立即去。”耀奇丢下手中的活,骑起自行车就走,“你别走动,我先叫妈,十分钟回来。”
  阵痛开始,祁红感觉肚子疼,但不知道真正那一个位置在疼,感觉想拉大便,但是在婆婆的搀扶下却解不出来。
  “红,我们去医院吧。双胞胎在家生,有没有事?”婆婆焦急地问。
  “没事的,娜娜不是我在家生的吗?坚持一下就过去了。”虽然嘴巴说得坚强,但是心里却感觉很虚。
  “红,医生来了,医生来了。”还没进屋,耀奇就高声叫起来。
  “马医生,这次疼和上一次不一样,不知道什么缘故?”祁红头上豆大的汗粒掉下来。
  “耀奇,把祁红抱到床上,准备好东西,快!,真有你的,让老婆生在家中。”医生责怪他。
  “没关系的,你放松,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耀奇快点准备好热水,毛毛的头已经出来了。”医生催促着,“祁红,双胞胎还在家生,真有你的。”
  “加油!不要紧的,孩子,马上出来。”马医生使劲给祁红鼓气。
  “好,一个出来了,是小鸡鸡,男孩,男孩。”医生继续给产妇鼓气,“祁红,来!加油。手伸出来了,快点,把手推进去。”
  马医生把孩子的小手缩进祁红的肚子,用手伸进去,把头朝过来,此时,马医生头上的汗也不停地落下来。
  祁红实在没力气了,假如放弃就等于放弃两条生命。全家人为她捏了一把汗。
  “红,加油,大宝宝等你喂奶呢!”耀奇拼命地叫着老婆的名字。
  “哼,哼,”最后一声长叫,孩子终于出来了。但是没有声音,脸色紫紫的,多亏马医生是一个多年的助产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孩子脖子上的脐带绕开,把小脚拎起来,“啪啪!”两下,孩子哇的哭了。
  “哇,两个男孩子。”婆婆喜出望外。
  “红,你累吗?你多睡一会儿,要什么我马上给你拿来。”但是祁红沉沉地睡着了。
  一家人沉浸在快乐中。
  (十)飞来横祸两子皆失
  产后第三天,祁红发现大宝这孩子不停地哭,而且发现嘴唇红红的。
  “奇,你快过来,我发现孩子老是哭,嘴唇红红的,有没有问题呀。”祁红不放心的问。
  “这几天,要么小宝小便解出,要么大宝大便解出,要么这个哭,要么那个哭,我忙得头都晕了,真想好好睡一觉。”耀奇有气无力地说着,一下子瘫躺在床沿上。
  “不行,你必须起床,去请医生,叫他们快点来。”祁红摇着老公的衣服,拎着他的鼻子,半动真地说。
  耀奇极不情愿地起床,伸伸那只受伤的脚说:“我去,我去。”
  马医生被请进家门,他看看孩子的舌苔,发现有红肿,而且发现大宝呼吸紧张,连忙拉开肚子上的脐带的包扎区,发现有一股异味,而且红肿异常。他不高兴的说:“快点,把孩子抱到大医院去,可能得了七日脐风,弄不好会没命的。”
  耀奇一个激灵,连忙高声叫老妈“妈,快点,收拾,收拾,抱孩子到大医院去检查。”
  两个人把孩子用蜡烛包的样子包好孩子,急匆匆坐上公交车。
  路上,孩子还是不停地哭叫,但是声音越来越轻,嘴唇发紫。
  “妈,你看,这孩子哭得没有力气了,嘴唇都发紫了。”耀奇不安地问老妈。
  “奇奇,别急,马上到医院了,医生会有办法的。”老妈安慰他,但是语气中明显有恐慌感。
  母子抱着孩子直冲小儿科,连挂号都忘了,哭着央求道:“医生,这是我家双胞胎中的大宝,生出第二天,就不停地哭,不知道什么原因?求求您帮我们看看。”
  “好好,你们一个人先去挂号,一个人留下来看孩子。”医生一边说,一边观察孩子的舌苔以及他的脐带的创口面。
  “来,我先把孩子的脐带创口面消毒,紧接着给他挂盐水,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治。”医生焦虑地说。
  “医生,孩子的盐水挂不进去了,孩子透不过气了。”耀奇哭喊着。
  “这是七日脐风,肚子里炎症已经很严重了,伤到心脏了,孩子看看起来没办法了。”医生无可奈何的说。
  “医生,求求您,我给您磕头。”耀奇真想跪下去磕头,但是医生一把把他抱住,无可奈何说:“太迟了,来不及了。”
  耀奇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这时才发现他受伤脚也在隐隐作痛。
  妈妈紧紧地抱着孩子,生怕别人要抢走他似的。
  耀奇把孩子用一个漂亮的小被子包好,放在畚箕里,用一把锄头搁着来到野外,锄了一个很深的坑,准备把大宝埋下去。
  “咦,好像孩子的嘴巴在动。”耀奇眼上面一个模糊,连忙俯下身去抱起来。
  但用手试了一下鼻子,却还是发现孩子气息全无。
  他把孩子埋了以后,垂头丧气地,挑着空畚箕回家了。
  “耀奇,把畚箕丢掉。”老妈一看见耀奇回家提醒他。
  “为什么要丢,好好的畚箕还可以用。”耀奇没好气地说。
  “红,小宝你可要养好,他可是我们的唯一。”耀奇亲着孩子满怀希望地说。
  祁红把孩子搂得更紧,看着孩子允奶的样子。
  大约过了二十天,小宝也和大宝一样,开始咳嗽,小嘴不停地动着。
  “奇,快点去医院,小宝也不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原因,昨天还好好的。”祁红哭丧着脸叫着。
  “好,马上去,你也一起去,小宝要喝奶的,我们包车去。”耀奇果断的命令。
  医生马上开始检查,但是也发现不了什么大问题,老医生说了一句让夫妻俩惊恐的话:“双胞胎,很容易感染同样的毛病。”
  “医生,你一定要帮我们医治我们小宝,他可是我们的心肝呀。”夫妻俩央求道。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给孩子检查,挂针,孩子的咳嗽就是不见好。
  夫妻俩如坐针尖,祁红不停地用眼神问癫痫病治疗价格着老公:“小宝,会好起来吗?”
  当盐水挂到第三天时,小宝真的和大宝产生一样的症状。夫妻俩彻底失望了,他们的眼泪如断线一样,流了下来。
  到第四天时,孩子没了,他们的心也僵化了。
  (十一)困顿磨难相互抱怨
  耀奇在床上足足睡了两天两夜,他痛苦得不能自拔。
  “我到底怎么了,我做错了那里,为什么老天爷要如此惩罚我。”他不停地敲打自己的头。
  “奇奇,你别敲了,我们都很伤心了,你这样敲着,让我更加不好过。”祁红哭着央求老公起来,吃一口饭。“我们还要活下去,娜娜还等着我们给她做饭呢?”
  “吃,吃什么?你这个倒霉匹,自从你嫁给我,我没有一天好日子。好端端的脚变得残废,两个儿子不幸夭折。你是一个倒灶匹,给我滚得远点,也许你会要了我的命。”耀奇没好气地说。
  “啊!孩子是我的心头肉,没了,简直是要我的命,你的脚不好,我从来不怨,什么重活,我都争着干,有哪一个女人像我一样。”祁红哭天抢地的回应。
  “反正你不是一个吉祥女人,你给我离得远点。”奇奇嗓门儿更大。
  “既然这样,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想再在你这儿过了,我走,我走。”祁红拎起包袱,她眼睛却朝着老公看着,她多么希望它能够挽留她。但是,老公把头偏向里床壁,头也不动一下。
  “妈妈。别走,别走!”女儿拼命叫着。她拉起女儿的手就走。
  “我该上哪儿去呢,娘家太近,没有诉苦的理由,还是到舅舅家去吧。”祁红思考着。
  “你怎么啦,红。”舅妈一边泡茶,一边小心的探问:“你眼睛红红的,是不是夫妻两个吵架了。”
  “哇哇。”“这几天压抑在心的不满和委屈全都哭了出来,“舅妈,我又没有做坏事,在家勤勤恳恳干活,为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公平。老公潇潇帅帅的一个人,一只脚却没有了,两个儿子也没有了,更可恶的是,耀奇还骂我是倒灶匹,我真的不想活了。”
  “红,别哭!舅妈知道你的冤屈,我相信好日子,一定会有的。你先住下来,明天,舅妈和你去算算命,也许将来有一个好的出路。”舅妈和舅舅安慰道。
  第二天他们来到西天寺,问西天娘娘,西天娘娘审视着红红念念有词:“施主,你年轻时,运气不佳,但是你中年以后有大运,只要你努力,一切都会心想事成。但是你必须离开你的古宅。”
  “真的?既然这样,我已走出家门,我不防闯闯,权当散散心,当个地方有太多我伤心的地方。”祁红一边想着,一边问舅妈,“舅妈,你们这儿有什么值得谋生的地方,我要把我和娜娜养活。”
  “红,这儿有许多人家在做手摇袜,我们家也在做,你先学,学会后,你自立门户。”舅妈真诚地说。
  “好,我先安排孩子去读幼儿园,过几天把她爸爸也接来,从新开始学做袜。”祁红的心一下子满起来,她要坚强的生活下去。
  “红,不到三天,你就掌握了手摇袜的技巧,你把耀奇叫来,租一间房子,自己开工吧。”舅舅担心耀奇在家不好,提议她。
  当天下午,祁红就回家了,看见耀奇落寞地站在自己门前,一语不发。看见红红回家,马上迎了上去,脸上满是喜色,“红来了,我给你做饭去。”
  “好,我带来了菜,一起做饭吧,我还有是想和你商量。”红附和道。
  “奇奇,我去了一趟舅舅家,娜娜也在那儿,我一个人来,想叫你和我一起租房子,做袜,一天的赚钱还可贵的,就是辛苦一点,但是,比我们种甘蔗到省力一点。”红红如竹篮到水一样说个不停。
  “老婆,听你的,反正我也没地方去,换一个地方也许会更好,就这么决定。”
  (十二)第一桶金生命放彩
  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两个整理好家什,把家里能用的东西都搬到新租房内。还来不及整理,就在舅妈、表弟军的帮助下,用八十元买来一台半新旧的花斑手摇袜机和一百元的一台罗口机。
  又从舅妈家佘来三公斤调好的红色尼龙丝和一公斤调好的黄色尼龙丝作为花斑线,准备动手操作。
  “红,你可以开始摇袜了,我可不行,这罗口机我从来没看见过,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耀奇为难极了。
  “别急!我去请表弟帮忙,他是袜机组装师傅,能装而且能卸,你多看几次,就会了。”祁红蛮有把握地说。
  “军,你哥不会弄罗口机,你先帮他上线,慢慢教他如何摇罗口。”祁红迫不及待地说,“军,姐姐全指望你了。”
  “好,你先回家准备准备,我给家里多准备一点,顺便你拿去十双,先做起来,我马上过来,多抽时间教哥哥。”表弟军热情地说。
  夫妻俩一回到家,就开始整理下手活,还没有整理停当,表弟跨门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串被包好的罗口。要知道这是绝活,不能随便透露商业机密。
  “姐,你先做起来,我教哥做罗口。”军把一只罗口拿出来,示范给耀奇看,“哥,这是罗口的上一边,你轻轻地把上口的丝均匀地抹在下钢口的钢针上,接着把上机身用这个螺丝固定在横边的螺帽上,然后用这个铁坨勾住罗口的下边垂重,注意均匀,接着可以摇了。”耀奇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整个过程,生怕遗留一点细节。
  “军,最好,你把它写下来,我慢慢地琢磨,你很忙,我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动手,真没办法,还是要求着你的。”耀奇恳切地说。
  “哥,别这么说,你有问题随意叫我,我会尽力的。”军爽快的回答。
  唰唰,耀奇很卖力的摇了许多,看着下面长长的红色的一串条子,耀奇跃跃欲试,心里充满着希望。
  “奇,你别摇了,我先做完来再说,我想罗口可能有一百双了吧。”红红不由得阻止耀奇继续摇下去。
  耀奇歇下手中活计,开始烧饭,整理杂务,祁红不停地摇袜,打底,家里唰唰、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红,你有几双了,我们今晚要去买了,今天我帮你缝罗口,定型,包装,晚上顺带去买了。”中饭一吃过,舅妈就来催了。
  “耀奇,你来数一数,让舅妈带去卖了。”红红一边招呼老公,一边还是不停地摇着袜机。
  “80双,哇!你真行!好多呀,比你妹妹多二十双,你昨夜肯定睡得不多,做袜是常生活,别太累,只要你们健康,天天有机会的。”舅妈一边唠叨,一边称赞着红红。
  第二天一大早,舅妈来了,招呼着红红:“红红,每一双袜子一元,一共80元。”
  “舅妈,这是我的钱,那舅妈,你们缝头的,定型、包装的,卖的功夫钱。”祁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数着钱眼睛都睁大了,随手抽出两张给舅妈。
  “不要,我们是亲戚,头几次帮忙是要紧的,下一次,你们得自己动手了。”舅妈笑着推迟,连忙走了。
  “奇奇,我们昨天毛钱赚了80元,要知道一个熟练泥工,从早上忙到晚上一整天才挣8元钱,一把甘蔗10支才卖8角钱。除去成本40元,我们净挣40元,哇!我们发财了。”红红紧紧地握着老公的手,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十三)完完整整自己赚钱
  有了第一桶金,耀奇夫妇心中充满着希望。心花也开起来,耀奇劲头更足,一有空就去表弟家溜达,看他们如何缝制袜头,帮助他们定型袜子,包装袜子。
  缝制袜头很简单,把罗口处多摇的三圈尼龙丝抽掉,然后用同样的颜色的、尼龙丝线一针对一针,用手工缝起来,使其完整。因此,许多姑娘、阿嫂希望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缝制袜头,赚功夫钱。
  定型袜子看起来也很简单,把煤饼炉子打开,引着火,上面放上一蒸锅,蒸锅里放上半锅水,再在上面放白铁皮的蒸箱,箱中准备三到四道的袜板缝隙,又用白铁皮剪成袜子形状的板块,四边用铁砂磨光,防止拉丝抽线,利用蒸汽定型,当袜子到适量时,拿出,抽出袜子,又把两只袜子拦腰折叠,罗口和罗口对齐,袜后跟和袜后跟对齐,交叉堆放,成一个粽子形,左右两端,用绑带钱一样的绑带纸绑住,接口处用大头针固定,然后整齐的堆放在箩筐里。
  到第三天时,耀奇几乎掌握了所有的整道工艺过程,他就对表弟说:“军,你帮我买来蒸箱和袜板,我想自己试着定型,至于缝袜头,我们就拿出去,请人缝制。”
  接着他对老婆说:“我们试着自己完成吧,不会的我们请人帮忙,红,你看咋样?”。
  “这样更好,只要我们肯动脑筋,会吃苦,一定能够办成。耀奇,难道你真的全都会了?江西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红诧异地看着老公。
  耀奇半肯定的说:“我试试,我想能行。我立马出去和表弟一起置办原材料。”耀奇说做就做。
  当天下午,耀奇细心地整理袜子,把袜子慢慢定型,他怕自己不够熟练,把炉火的温度调到适中,慢慢地整理,把一百双袜子,整齐的、轮廓分明的包装好。他还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跑到舅妈家,请舅妈来审视自己的劳动成果是否过关。
  “舅妈,这样的定型,行吗?”,他指着箩筐里的袜子询问舅妈。
  “让我看看,轮廓分明,定型适中,温度把握良好,就是上面五双和下面五双交叉时,最好可以拉一点开,这样可以感觉袜子的长度是标准的。”舅妈中肯地说。
  “舅妈,那要不要重新返工,我再整理一下。”耀奇想马上就动手,被舅妈止住,“不行,下次注意就行,一返工,袜子就不那么挺括,更何况,也许你的包装深得客户的喜欢,今晚去试一试,奇,你去卖还是红红去卖?。”
  “舅妈,还是红红去吧,我嘴巴笨拙,红红比我行。”耀奇不好意思地说。
  “今晚六点半,我们到大唐庵弯道旁边的上张村的桑树林去卖,你带上蜡烛和电筒,袜子我们挑去”。舅妈吩咐道。
  晚上桑树林灯光点点,早就有人在路边点上蜡烛卖袜子,红红和舅妈找了一位置,点上蜡烛,等待义乌客商的到来,七点一过,蜡烛的亮光更多,人们低声交谈着,有人在袜子周围走来走去,有人还用手掂量着袜子的重量,但是就是没有商户肯下价买她的袜子。
  “喂,你的袜子多少钱一双。”客商问着。不停地用蜡烛照着袜子,看看花版有没有逃花,罗口有没有平整,后跟有没有对称,有没有爆针洞,缝头有没有精细等等。
  “老板,你看我的袜子多好,长短均匀,花色齐整。”红红自擂说。
  “就是,太矮鼓鼓的,卖相不好。”客商嘀咕道。
  红红一机灵打开一双袜子,用手拉一下说:“不矮的,只是上下没有放规则,袜子确实不错,我愿意便宜两分,你看行吗?”
  “好,你数一数,有几双,我给你钱。”客商爽快地回答。
  “刚好一百双,我数给你看。”红开始数袜子。
  “给你,一百元钱,你数一数。”客商递给她十张十元。
  红马上找零钱,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刚好此时,舅妈也过来了,看见红红做生意的爽快劲,笑着说:“红,你是一个做生意的料。”
  俩人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耀奇一看俩人空手喜致致的回家,连忙给她们泡了一杯热茶,三人笑着议论了一番。
  (十四)千方百计寻找丝源
  耀奇家的尼龙线很快用完,夫妻俩就犯嘀咕了,下面的再生产怎么办?。
  没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据说,尼龙线是用别人用过的尼龙线团里面剩下的丝缕(也叫丝八�牛┑髦贫�成的,这样成本轻,利润高。
  “奇奇,听说诸暨的江澡有许多人在收集丝八�牛�我明天早上五点起床,和舅妈一起去买来一些,可以慢慢调出来,再加工成袜子。”红红对老公说。
  “好,家里我会安排的,白天,我也可以做几双,你路上注意安全就行。”奇奇关照道。
  沿着江澡河边的人家,她们挨门挨户问,同时收集来许多五彩的丝八�牛�满满的两大袋,然后挤上公共汽车回家。
  “你把各色丝八�欧掷啵�漂白的和本白的别混错,线的颜色尽可能一致,我们可以根据需要做成各种花斑袜,有一双算一双。”红一边说着一边着手整理。
  “奇,你看这里有一张标签,上面有字,来看看,啥意思?江苏省华阴地区某某厂。奥,原来是生产尼龙丝的厂区。”红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声叫了起来。
  “奇,我们难道不可以到原料产地自己去进材料,我想价格一定会更便宜,也许还会得到更多的材料,自己用不完的话,可以增加袜机,多做一些袜子销出去。还可以把丝直接销出去,也可以赚钱。”红突发奇想。
  “我过几天,去一趟江苏,跑一跑,也许有新发现。”红纳闷了,“江苏在哪一个方向,车费贵吗?我如何一个人去?”
  “不管了,去!我得多带一点钱去。”她把钱缝在短裤里层,背上一些换洗的衣服,说走就走。
  她一个人在江苏淮阴地区转悠,询问附近有没有丝厂,第一天,跑了一整天,脚上起泡,就是没有结果。”最后,在一户农民家中暂住了一宿。
  在吃饭间,听东家的女儿讲起在南站附近有一座丝厂,她高兴得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到南站附近,一点点寻找,总算找到了丝厂,她询问厂里的人,有没有费丝,而且狮子大开口,她多多少少都要。
  厂长呆住了问:“你要这么多费丝干什么?费丝有,你跟我来。”她跟着厂长来到仓库,发现有许多品种的费丝,有半个的丝团,有大大的丝结,还有不干净的丝,那些丝八�疟灰牌�在角落里,还有许多袜片等,她真的呆住了,真想把真个仓库搬回家,要知道这些都是聚宝盆呀。但是和预计的钱差很多很多。
  红试探性的问:“厂长,您把价格定好,我能先带一半去,还有一半,过几天和钱一起再回来拿,您说,行吗?”厂长正为这些废品的去留犯愁,听到这样的问话,连忙说:“行,这整个仓库的丝,就五千吧。”
  “那好,红还价都不还,他略一估摸就爽快地说:我就给您两千,我十天以内必定转回来。”红雇了一辆小型卡车连夜回家。
  第二天晚上一到家,舅妈那儿用过去的进价少一元的价格给他们一百斤。其余的用市场价卖给村中的袜业户。只用一天,净赚两千。那天晚上,夫妻俩高兴得睡不着觉,她们只用几天就把一年的盈利都赚了。
  “奇,我必须连夜回去,把余下的原材料都进购来,那肯定可以赚一大笔。”红来不及和女儿亲热,又折回到苏州。
  “老板,我把钱都带来了,三千您数一数。”红风尘仆仆地说。
  “吆,你真守信用,车子叫来了吗?到时我请工人帮你搬东西。”老板客气地说。
  “车子还没有,过一会儿,我去叫,谢谢您!”红客气的回礼。
  厂长想:我正为我们丝的销路而犯愁,为何不到江南去看一看,他们用丝到底在干什么?
  “陈祁红,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我有工具车,运费你给,我帮你送到浙江诸暨去。”厂长爽快地说。
  “可以呀,那感情好,到我们老家,我请您吃饭。”红笑着说。
  连夜,厂长的的车满载着费丝,整整开了六个小时,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车还没有到家门口,许多织机户已经在等着祁红的丝,祁红当夜就和老公及舅妈一家,开始整理各种丝品种,她还标出各种丝的质量,调丝的容易度,标出适当的价格。
  不到三天,陈祁红满满的一车丝又被销得精光。净赚五千元,那既高兴于自己的收获,更感谢厂长对她的大力支持,她杀鸡斩鸭热情地招待着贵客。
  “陈祁红,你单靠费丝赚一点外快,也不是长久办法,假如袜子销量好,你们肯定要有正规的丝做后盾,我们把丝销给你们,双方各盈利一部分,不是更好呀。”厂长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厂子丝的销售问题,提出了这个建议。
  “哎!这正是好办法,我们说做就做。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本钱呀。”红一脸犯难。
  厂长应道:“这不是问题,你看这样行吧,第一批丝我赊账给你,当第二批丝交货时,你把钱给我。这样一来一回,账目也清楚。”厂长脑子精明,一下子想到了厂子里积压的丝产品。
  “好,太谢谢了!我们说做就做。”红和厂长达成了口头协议,准备长时间进行产销联盟,销量丝。
  (十五)双管齐下赚钱有方
  有了正常的丝来源,耀奇夫妇心花怒放,他们开始酝酿更大的计划,准备实施办大厂的宏伟目标。
  “奇,我们把隔壁的旧校舍租来,然后开始下个活动,我认为:我们应该多请几个袜车挡车工,你想一台罗口机可以供应三台多手摇袜机,那么,两台罗口机就可以供七台手摇袜机,机器的功能就可以发挥到极致,我们请七个挡车工,两个罗口工,再请一个厨房阿姨,帮我们烧饭,我可以脱出来,管理丝的来源和销售,这样既不两便”。红盘算着。
  “这个想法确实好,我们说做就做,向大队租房子,租金高一点也无所谓。”耀奇立马动手起来。
  “村长,旧校舍有人租吗?我愿意租房子,价格你们核实一下,您们尽快给我答复,行吗羊角风都有什么症状表现?有好的治疗方法吗??”耀奇来到村长家,塞给他一包大中华,叩问租房详情。
  村长连忙起身,回答道:“耀奇,听说你生意做得好,恭喜恭喜!不知你租房为了什么?”
  “村长,我给您说实话,我将发展再生产,原材料问题看来已解决,销量也不是一个问题,房子却是一个大问题,要多请人,必须要有房子可住,虽然隔壁村也有空闲的房子,但是这几年在这儿住习惯了,不想再搬来搬去。”耀奇真诚地说。
  “耀奇,房子早就村里通过了表决,要整体租出去,你来租也好。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们家也在做袜子,原材料也是一个问题,你能不能答应我,多为我家考虑考虑。”村长伸出后退为自己打基石。
  “那当然,我一定尽力而为。”耀奇满口应承,“房租村里定了多少,就是太旧了一点。”
  “每年一万元,十年租一租,你再和你老婆商量一下,目前看有一点贵,但是将来就不好估量了,再加上你可以分两次付清。”村长按规矩说着。
  “那我回家和老婆商量一下,那老校舍破里破去的,维修也要花一大笔,不知道老婆能否答应,我回家再商量,明天答复您。”耀奇客气地和村长告别。
  “老婆,那旧学校我观察了一下,一共有两间大教室,每间70多平方,一个一百米见方的大操场,外加一个40平方米的厨房,前面靠大马路,假如我们租来,一方面,我们可以挂牌,卖丝。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做袜,自销,一打两便。”耀奇和老婆商量。
  “好是好的,但是,一下子拿不出十万元现钱,那可是天文数字呀,再加上维修也需要钱。”红一脸无奈。
  “红,我忘了,租金十年内,分两期交付,这是协议的内容。”耀奇立马笑了出来。
  “那我们明天叫来村中的干部,请他们吃饭,当面锣对锣,鼓对鼓,把协议签了,交出两年的租金,你看咋办?”红是急性子,一下子想快刀斩乱麻就定了下来。
  第二天,红早早就起床,买来了鸡、鸭、鱼、肉,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宴请了村中的村长、书记、文书及支委,协商租房事宜。
  “耀奇,你在我们村已经好几年了,你为人坦诚,肯帮助大家,大家都欢迎你,但是你总归不是我们村子的人,租金那是必须要的。”村长开门见山地说。
  “那当然,租金肯定要的。我假如是村子中的人,也要付租金的,我不想贪集体的小便宜,更何况想发展生产,房子是瓶颈吗。”耀奇诚恳的说。
  “大家都看到了你夫妻俩的勤劳,知道你慢慢富裕的过程,我们希望你能带动我们整个村子都能够富裕起来。”书记闷出一句话。
  “书记,您是实心眼,我有发展的机会,我会带着大家的,您们有事尽管找我们。”耀奇肯定的说。
  “那就这样定了,文书立稿,我们来签字就行。”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房子租定后,耀奇夫妇进行了大面积的维修和刷白,待整顿一新,他们挂出了牌子:“红旗丝厂门市部。”并且放了最响的鞭炮,让四邻都知道。
  又办起了七台手摇袜机,白天晚上都做袜,他们把缝袜子、定型、包装都拿出去,让村子中的人加工,从而整个村中的闲杂人都活动起来,忙碌地做各种有袜业有关的活计,可为村中无闲人。
  (十六)忙是生活,乐是心态
  “奇,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例假也不来了,算算已经好几天了,是不是太忙了,还是身体不好了。”有一天早上,红纳闷的问耀奇。
  “不可能,虽然你忙了一点,早起晚做的,但是你的脸红光满面的,脸上整天挂着笑,我看你胖起来了,起码重了三斤了。”耀奇调笑着。
  “我真是贱骨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只想多赚钱,而且越忙越胖。”红自嘲地说,一边手中整理着袜子。
  “说实话,我看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也许身体真的有问题,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更何况钱是身外之物,少赚多赚都不是为了用吗”。耀奇平和了一下,真心的说。
  “好,明天我要到县城区买一点零件,就顺便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红顺口回答。
  第二天办完事,红走进妇科病房,检查身体。
  “陈祁红,你近来那里感觉不舒服?”医生问,“我的例假没来,别的倒没事情,饭也很会吃的。”红笑着回答。
  “让我拿脉一下,这脉好像是喜脉,应该是有孕了。”医生笑眯眯地说。
  “真的,别搞错吧?我会一点感觉也没有,更何况我们夫妻忙得生不生小孩都忘了?”红惊愕地张大嘴巴。
  “那好,你去做一个B超,一切自会有分晓。”医生让红去检查,给她开了一个单子。
  “恭喜你,真的怀孕了,差不多两个月了,要注意休息奥。”医生肯定地答复。
  回到家,还没有进门,红满脸都是笑,紧紧地盯着老公看,“你怎么了,满脸都是笑,捡到宝贝了,怪怪的。”老公好奇地问。
  “我真的捡到了宝贝,我怀孕了。”红脸上一片惊喜,一下子握住了老公的手。
  “哇!你真棒,我们的孩子将会给我们带来福星的。”耀奇喜不自禁,忙停下手中活,准备给老婆做好吃的。
  又回到厨房吩咐食堂的杨阿姨:“杨阿姨,红怀孕了,你另外多给老板娘准备好吃的。工钱我会加的。”
  “吆,恭喜恭喜,祝你们又添贵子,我看红苦尽甘来,越来越走运了,孩子会给你们带来好运的。”杨阿姨连口恭维。
  “奇奇,别忙乎了,我又没有这么娇贵,又不是没有生过,就顺其自然吧!”红接口道,“要不请您老妈来,一方面,她在家也孤单,娜娜也想她了。另一方面也可帮着我们家,给我们料理料理,照看着家里的杂事。”
  “别说过去的事,我现在就骑摩托车去,把我老妈接来,我妈听了这个事,一定会高兴的”,耀奇亟不可待地想回老家而去。
  “你真是的,慢慢来,孩子还那么丁点儿,你急什么?”红笑着说,“更何况生男生女都不知道。”
  “这一次,我们生男生女都无所谓,只要健康、聪明就行。”耀奇一脸满足地说。
  “真的,那我谢谢你。”红一脸幸福。
  “你这个颠婆,真是的,到了这个年纪,还要说这样的话,太见外了,但是安全还是要注意的”。他滴怪道,说完扬长而去。
  (十七)双重喜庆相互道贺
  晚上,军喜致致走进红的家门笑着说:“姐,我老婆怀孕了,大约三个月了。”
  “真的?莹莹怀孕了,你们结婚好几年了,应该高兴,你必须得好好照顾她。”祁红真心地说,“看来,两个宝宝要同时出生,我也三个月了,真值得高兴。”
  “姐,是女儿的继续让她们做姐妹,做亲姐妹;是男孩,就让他们做兄弟,相互可以帮称的兄弟。”军天真地说。
  “那当然,我们本来就是兄妹,亲上加亲。”红拉拉军的衣服,拍拍他的肩膀高兴地说。
  转眼过去七个月,两个大肚子在家中摇着,特别显眼,大家都猜着谁的宝宝先生,但是肚里货猜不透,因此都默默的期盼着。
  “军,我早上起来,发现落红了,你快点和妈妈去说一下。”莹莹急急地对老公说。
  “我马上叫车,妈妈那儿我就叫。”一边高声叫起来,“老妈,莹莹要生孩子了,快点准备去医院。”
  “好!我早就准备好了,站起就走,备用东西你爸会送过来的。”大家积极的送孕妇去医院。
  “莹莹先生孩子,我的宝宝要做弟弟或妹妹了。”红红笑着对老公说,“一会儿,你也去医院看一看,能帮忙的就帮忙。”
  “好,我开车送他们去,等一会儿,我马上回来,你也落月了,千万不可同时生,那真的会很忙的。”耀奇打趣地说。
  “无所谓,那么饭可以舅妈一起送,但是,这几天,肚子确实也感觉异样,是要有一点要准备了。”祁红说。
  到中午,祁红的肚子隐隐作痛,下身感觉疾驰痛,他连忙对老公说:“别磨蹭了,看来我也要生了,马上准备送我去医院,准备好的东西在箱子上。”
  俩人急速速的开上车子,婆婆也跑过来,就往医院跑。
  “医生,我老婆要生了,你检查一下。”耀奇急急地说。
  “快上产床,不对,你这个女人真熬疼,小孩子的头都露出来了,马上接生。”医生埋怨道。
  “哇哇!”洪亮的叫声划破妇产科的上空,这孩子的叫声真响亮,大家不停地称赞。
  “恭喜你,得了一个美丽的千金,声音这么响,肯定很健棒。”医生忙不迭的说。<患有癫痫病八年,请问在治疗时费用会不会很高?br>   “好,健康就好。”耀奇仔细地端详孩子,发现娜娜的漂亮和她截然不同,娜娜轮廓分明,脸上透着一股英气;这个宝宝粉嫩粉嫩的,眼睛的轮廓很大,嘴巴犹如金鱼的小嘴,一动一动的,秀气中透着几分可爱,太美了。
  “不知莹莹有没有生。”耀奇安顿好老婆和孩子,在红的催促下,跑到另外的产床,发现舅妈和军真焦急地等在产房旁边,估计要生了。
  “哥,对不起,我姐咋样?”军一见耀奇问,“你姐刚生,一个漂亮的,比娜娜还漂亮的娃。”耀奇高兴地说。
  “恭喜你!”刚说完,里面听见了孩子的哭声,“生了,生了。”大家把视线马上注意到里面。
  “恭喜你们,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护士笑盈盈地说,“请客奥”。
  “好好!我们请你们吃糖。”大家喜致致地跑进产房,把孩子和产妇接了出来。
  “好帅,眉角分明,像军的,好好!”大家议论着。内心抑制不住激动。
  舅妈两边跑,但是她感觉不到累,而且常常笑口常开。唠叨完这一边,又跑到另一边,脚步特别勤。
  “真是金童玉女,我们两家真是好运气,谢天谢地。”舅妈逢人就说。
  (十八)电气化进产业变型
  “耀奇,我们绍兴有一种电动袜车,全身是铁,袜子全都是机器操作,一天一夜可以做350双,而且袜子大小匀称,花型更多,质量保证。”一天一个绍兴的朋友给他说,好像还是那个厂子的推销员。
  “真的?好是好的,但是,车子倒掉怎么办?”耀奇一脸狐疑。
  “我们会派人来帮你们修车,这个问题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在大唐设一个点,随叫随到。”朋友真诚地说。
  “好,车价要多少,别太贵。”耀奇试探着问。
  “5400元一台,两台一万元,只要两个师傅前后半夜轮流做,而且我们会上门直接装好车。”朋友拍板说。
  “一台350双,就算利润3角一双,一天净赚950元,两台的话,净赚1900元,不到几天,本钱就翻一番,这个生意好做。”耀奇和红红立马张罗着想买车。
  “老婆,我们先买两台试一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耀奇肯定地说。
  “老周,我们确定买两台,你帮我们一切搞定,假如能发展得更好,我们再买车。”耀奇和老周商量着说。
  “军,我们要去绍兴买车,我们先试一试,假如行情好,你也可以试一试,装车的时候,你我就在旁边照看着,偷偷学艺,有机会我们自己修、装车。”耀奇满怀信心地说。
  “好,哥!我听你的。”军当即答应着。
  当天晚上,车子来了,偌大的车停在外边,他们想办法把他拉进家门,并用布盖起来,关好门。
  “耀奇,师傅来了,他帮你们装车,那可是一流的装车师傅,你们要好好招待。”老周笑着说。
  “军,你帮我一下,我今天很忙,饭就在哥家吃吧。”耀奇故意说。
  “好”。耀奇和军开始忙碌,他们专心的注视着他们的行动。顺便问这个问题,问那个问题,师傅告诉他们:这是滚动机,改换动作的;这是链条,袜子要加长,就加链条;这是针筒,确定袜的大小;这是生克片,主要帮忙打后跟;这是提花针,主要用来袜的花斑的形状。这是……。袜机师傅很和善,他们是有问必答。
  经过两天的装机,第二天晚上,终于可以顺利做袜了,全家人都期盼着。
  罗口机照样要用,把一只只罗口剪下来,轻轻地抹在针上,关上盖子,拉一下开关,哧哧的声音马上发出来,自动摇身,自动打后跟,自动管理袜头,最后叮当一下,一只袜子跳下来了。
  仔细的审视袜子发现:袜身的针织均匀,后跟左右对称,袜头大小一样,罗口嫁接细致。
  “太好了!我们用电机袜终于做出了好袜子。”军和耀奇不停地把玩着袜子,整个晚上陪在老婆红的身边,看着红把袜子一点点做出来,然后袜子一点点多起来,顺便也自己做几双。那份喜悦只有自己知道。
  第二天晚上,第一次在路边卖电机袜。同样的斤两,但是多彩的花型,上好的质量,让他们的袜子以高价卖了出去,比他们想象的利润还要高,第一次让他们尝到了机器革命的效果。
  “耀奇,我们不能让机器停下来,你前半夜,我后半夜,孩子给奶奶带。”红要钱命重,和老公商量这对策。
  “好就这么定了。”耀奇满口答应。
  “姐,让莹莹也来学一学,假如我们买车,她也是一个熟练工。”军和姐来商量。
  “可以,我们可以抽空休息一下。”姐爽快地回答。
  莹是一个聪明人,很快地学会了,军也在傍边,边学边帮衬着做着袜子。
  一星期下来,除去损耗,或者修车、请客、原材料等等,一辆车本钱全部翻翻,这样,让他们看到了更远的希望。
  (十九)扩大生产培养师傅
  “老公,我们再买四台电机袜,和原来的一起刚好六台,三台一个人,刚好四个人。”红设想着和老公商量。
  “我们俩人不是累死了,军他们夫妻不能做碗底,她们也有希望自己单干。”耀奇犯难地说。
  “我们可以请师傅,没有师傅我们可以自己带徒弟,现在空闲的小姑娘有的是,只要我们用心教,一定会有好的师傅带出来,我们最好请稳重的、会吃苦的、刚毕业的小姑娘,这些姑娘有文化,学得快。”红滔滔不绝地绘画着她的蓝图。
  “我过几天去老家请四个姑娘来,你来带她们好吗?耀奇认真地说。
  “军,我们明天要去进袜车,你们如何考虑?继续给我们打工,还是单干,假如你要单干?姐大力支持,假如你们还想给我们打工,姐工资不会亏待您们的。回家好好商量一下,今晚答复姐好吗?”红真诚地和军商量。
  “妈,我们自己买车,还是帮着姐干活,自己单干,压力大,赚钱也多;打工,压力小,但是赚钱也少。妈我们心里有底了,但是还想听听您的意见。”军夫妻对母亲说。
  “年纪轻,不闯一闯,将来要懊悔的,我想既然你哥他们要去进车,你们也买上两台,经济估一估,不够问你姐借一点。”母亲很干脆,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好,那么就定了,我数一数,大约我们的资金买两台袜机,还需一千元钱。”莹莹小声嘟囔着。
  “姐,我们经过商量,决定买两台车,但是还缺资金一千元,姐能否借我?”军开门见山地说。
  “军,我认为,你和莹莹是熟练工,最好买上三台,刚好夫妻调班干,那么利润也高,还有一台的钱,姐帮你们垫付,你们有钱的时候还我。”红诚恳的说。
  “那当然好,我们有三台机器,希望就多一点,但是丝也是你家赊账,姐你的压力也很大的呀。”军难为情地说。
  “没关系的,我们是兄妹,你对姐的好,我们都记得,我们能帮你,就尽心帮你。”耀奇挤过来说。
  “谢谢姐姐和姐夫,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多赚钱。”军喜致致的回家拿行李。
  “老婆,姐夫他们愿意借我们更多的钱,让我们办三台机器,原材料也不用担心,姐家先赊账。”军自豪地说。
  “太谢谢你姐了,我们好起来,一定要记得你姐的好。”莹莹满是虔诚地说。
  第二天,军家的袜车和耀奇家的袜车,如期到达。
  “哥,听说装车师傅近几天太忙,要好几天才会轮到我们家,我们能不能自己来装车试一试,省掉装车的费用,不懂再问别人,行吗?”。军试探着问哥哥。
  “那当然行,我们不可能永远依赖别人,被别人牵着鼻子转,我们自己来装车,不懂再请求师傅,那我们今晚可以动手”。两人开始忙碌起来。
  “哥,链条有几节,我心中没底。”军侧头问耀奇。
  “军,你真笨,我们看一看我们家在做的车,他有几节,我们就设置几节,一切依照傍边的车,我想肯定没错,依样画葫芦呀,而且我们要看得仔细,千万别莽撞。”耀奇自信地说。
  两人你来往,一步接一步操作着,整整三天,才完成,而且开场满贯红,做了一只正品袜。
  有了经验,兄弟俩继续装第二辆车,而且时间明显缩短,只要两天多一点时间。
  紧接着,时间更短,最后一辆车只用了一天,他们经过如此的训练,他们成为了真正的熟练装车工,短短几天,他们为自己赚了2400元,但是劳累让他们装车以后好好地睡了一整天。
  自己会装车,那么修车变得更容易,他们的野心也更加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