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道之以德 > 内容详情

染尘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我是一个调酒师,我叫希恶。

  我的店开在城市的角落,店门上挂着一个小招牌:染尘。

  店里的卖的酒有很多种,当然,只卖给一些特殊的,和我有缘的“人”。

  来店里的客人都是有故事的,比如说,这个曾经的孟婆。

  “给我一杯酒,老板娘。”这个曾经的孟婆并不丑,但是眼底却有一丝怨气环绕着——是个有故事的人。

  “方便讲讲你的故事吗,我的酒可不是免费的。”

  2

  阿青是个孟婆。

  孟婆是个职业的总称,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子,他们的任务,就是将那些魂魄喂下孟婆汤。而他们大都是一些执念太深的魂魄化成的,阿青就是其中一个。

  她在等人。

  至于等谁呢,谁也不知道。反正,一旦有人询问她,她的脸上就会露出温柔的神色。

  只有阿青知道,她在等谁。

  没多久,来了一个叫北辰的新孟婆,见人总爱笑。

  “阿青,你在等谁呀?”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可以和春花秋月媲美了。

  “我呀,在等一个男人,他答应我要陪我一生一世的。”

  阿青说着,似乎想到了一些甜蜜的事。

  “那要是等不到他呢?他要是不爱你了呢?”

  “不会的,我们拉了勾的。”

  阿青神色一变,但马上又恢复了淡淡的笑容。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阿青偶尔和北辰聊聊天,其余时间就坐在桥边等人。

  “你有没有想过,他要是不爱你了呢?”

  阿青不假思索地摇摇头:

  “不会的,他发过誓。”

  她完全没注意到北辰的神色。

  直到那一天,阿青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人。

  那一天,北辰不在。

  “阿瑞!”

  她激动地颤抖着。

  “离我远点!”男人厌恶地甩甩手,嫌弃地看着她,“听着,我讨厌你。”

  “你……”阿青愣在了原地。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

  “我从来没爱过你。”男人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

  “求你,别讨厌我。”

  泪水爬满阿青的脸颊。 宝鸡治癫痫病专科医院p>

  男人见状,身形一晃。

  “阿瑞!”阿青撕心裂肺地喊道,往事如潮水半淹没了所有的悲欢爱恨,唯独淹没不了他。

  那一日日,一年年的等待,换来的,就是一个厌恶的眼神,一句“我从来没爱过你”?

  好恨啊!

  “最后,我喝下了孟婆汤,但

  没喝太多,所以保留了一部分的记忆。”这个叫阿青的女人波澜不惊地讲完了她的故事。

  “也许这故事有另一个版本呢?”我挑眉,不等她回答,就讲起来。

  3

  北辰是个新来的孟婆。

  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一人——一个叫阿青的姑娘。

  她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坐在桥边等人。

  “你在等谁呀?”

  北辰中于忍不住了,好奇地问她。

  “等一个男人。”

  阿青笑得甜甜的。

  “哦。”

  等人?多么无聊。

  但这个傻姑娘,怪可爱的。

  和阿青相处久了,北辰发现,阿青真的很可爱,特别是她的笑容,嘴角旁还有一对小酒窝。

  北辰喜欢上了那甜甜的笑容。

  看着阿青每天都要等着那个男人,北辰竟然有些莫名地嫉妒他。

  他想每天都能看到阿青的笑,可是,他也不希望这么可爱的姑娘始终是一缕魂魄。

  “与其等着那个人,你就不想当人吗?”

  “想呀,可是我要等他,等他和我一起转世呀。”

  北辰皱了皱眉,因为孟婆若想转世,除非她自愿,就只能让她绝望——他可不愿意让阿青难过。

  那天,阿青似乎听一个魂魄诉说生前的故事,一直闷闷不乐。

  坐在桥边,双脚有些心烦地摆动着。

  在北辰眼里显得极为可爱。

  “哎呀,别难过啦!”

  北辰宽慰地拍了拍阿青瘦小的肩膀。

  他俯下身子。

  嘴唇正好从阿青光洁的额头滑过。

  阿青一扭头,故意和他拉开距离。

  “北辰,你说,你有喜欢的人吗?”

  阿青的眼睛水灵灵的。

  “有呀!”

  “那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吧!”

  “对,很可爱……”轻微癫痫大概需要吃多久的才能好

  北辰瞥了眼阿青。

  傻丫头,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心呢?

  4

  那天,阿青不在,北辰看到两个狱官押着一个男人走向地狱之门。

  “他怎么啦?”

  “他撞死了他的妻子。”

  北辰突然想到了阿青一直等着的那个男人。

  “你认识阿青吗?”

  被押着的男人闻言,瞪大了眼睛。

  “她的妻子就叫阿青。”一名狱官说。

  什么?那阿青……

  她知道了的话……

  那个傻姑娘,如果不告诉她,她岂不是要做一辈子孤魂?

  该怎样办啊!

  “你说,我这样会不会被阿青发现呀!”北辰摆了摆手,对狱官说。

  “放心,她越是爱那个男人,就越不会去注意那些细节,不会认出你的!”

  “可是……她会伤心的。”

  “不让她绝望,她能转世吗?”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听着,你要扮作那个男人的样子,让阿青以为他从没爱过自己,让她绝望,懂吗?”

  “嗯……”

  北辰扮作那个男人的样子,来到阿青面前。

  “阿瑞!”

  她果然没认出来,想跑过来抱住他。

  北辰深吸一口气,狠下心,对她吼道:“离我远点!”

  “阿瑞……”阿青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北辰不敢看她的脸,不敢看她伤心的样子,怕他一时心软,就把真相告诉她。

  “我说了,我讨厌你!”

  北辰的心揪紧了,似乎在滴血。

  “你不是说会陪我一生一世吗?”

  “我那,我那都是骗你的!你听着,阿青,我讨厌你!”

  北辰看着地上一颗颗的泪珠,只觉得,心似乎缺了一块。

  “听着,我不爱你了!知道吗,我,不,爱,你,了!”

  “不,不会的……”

  北辰身形一晃,他快坚持不住了,他好想告诉她真相,好想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好想亲吻她的脸颊,好想让她不要哭了。

  “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我,不爱你!”

  他以为自己不会难过,不会痛苦,可是,他枕叶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的心——

  一直在下沉……

  似乎被痛苦一点点吞噬了。

  “不……”

  “泽瑞你是开玩笑的对吗,开玩笑的,一定是开玩笑的……”

  “不,这不是玩笑。”

  阿青迭坐在地上。

  然后,是久久的沉默。

  北辰深吸一口气,猛得抬起头,看见得就是阿青一张绝望的脸——他的目的达到了。

  他以为自己会得意,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呢?

  北辰看着阿青,伸出手,想抚摸她的布满泪痕的脸,却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阿青深吸一口气,声音平静得可怕。

  “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喜欢你站立的样子,喜欢你坐着的样子,喜欢你微笑的样子,你难过的样子,你吃饭的样子,你说话的样子……究竟喜欢上你哪点呢,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很喜欢你。”

  北辰皱紧了眉头。

  “泽瑞,你说,你到底爱我吗?”

  阿青把玩着脖子上的项链。

  “你曾经爱我吗?”

  北辰紧紧地握住拳头,手指节骨初煞白。

  他的心好痛,站着有些不稳:“……”

  阿青瞟了他一眼,觉得好笑。

  “你不是骗我说你爱我吗,现在再骗一次不好吗?”

  阿青凄然一笑。

  “说啊,你怎么不说话啊!说话啊!”

  阿青突然抓着北辰的身体使劲摇晃起来。

  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冰凉如铁。

  “说啊,说话啊!”

  她使劲摇晃他!

  “……”

  北辰的眼中暗流涌动,深深地望着她。

  突然,北辰一把捧起他的脸,他炙热的唇吻上她冰凉的唇!

  阿青不断地挣扎!

  他死死抱住她的身体,仿佛要把她嵌入骨肉!

  他要把他的温暖传递给她!

  他紧紧地吻着她,紧紧地拥着她!

  他再也不想让她伤心!

  他爱她!

  阿青用力去咬他!

  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他却依然死死地吻住她,死死地拥着她!

小孩突然抽搐的原因

  突然,腹上一痛,阿青满脸怒火:

  “泽!瑞!”

  “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想这样吗?”

  北辰装作嘲讽地笑了笑。

  他是那么想看她再笑一笑,笑一笑就好,哪怕她再打自己几下也好,只要能让她心情好一点。

  “呵……”

  阿青突然冷笑道,笑得有些勉强,一把从脖子上扯下一条项链,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曾经被她视若真宝。

  “你曾经送我的项链,现在还给你。”

  它是少年的心意,阿青记得,那少年曾经吻过她的脸颊,信誓旦旦的告诉她:“我爱你!”

  可是现在……

  来了,爱了。

  去了,算了。

  项链碎了一地,就像北辰的心。

  那碎了的项链好像不曾存在过,却又好像可以将北辰的魂魄带走。

  “泽瑞,我恨你。”

  北辰的眼睛被痛苦填满,像火在烧身,像剑在剔骨,锥心的刺痛翻搅着他的内脏!

  不!

  他咬紧牙关,不让痛苦显露出来!

  他的心似乎被那句话撕裂了!

  就算阿青是对那个男叫泽瑞的男人说的。

  但是,为什么他好想疯狂地摇晃阿青的身体,逼她把那些令他心痛的话收回去?!

  因为她的话让他崩溃,让他痛苦地想死去?!

  阿青定定地凝视他。

  她弯下腰,将碎了一地的项链扔进了水中。

  “这个也该扔了。”

  然后凄然一笑,喝了一口孟婆汤,头也不回地从北辰身边走了过去。

  如果她再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北辰被痛苦占满的双眼。

  她一定会感到奇怪,不然,就不会这样走了。

  可是,她没有。

  看着阿青离开的背影,北辰的心似乎也被带走了。

  也好,比起让她恨我,总比让她知道是她是被那个男人撞死的好。

  他扮作那个男人的样子,想让她死心,转世为人。

  现在目的达到了……

  可是,心好痛啊……

  泪顺着脸颊流下……

  此刻,所有的伪装都在她离开时崩塌。

  那个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