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构造背景 > 内容详情

白伞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一)我是一柄白底翰花纸伞,二十四根青翠竹伞骨雕镂着各式花纹,伞柄是触手生温的碧玉。制作精美,却被遗忘在了青城山顶浮伶庙中观音金像下。因日日聆听佛法,修得了灵识。却在未成人形之前,被青、白两只蛇妖带去了杭州西湖。我同她们在断桥边等了三日。当如珠春雨打破了第四日的平静湖面,前世牧童手握书卷上了渡船,我便成了世人口中的定情白伞。在之后,端午的一杯雄黄酒结束了白蛇营造的人妖相恋,水漫金山的她终是被压在了雷锋塔下。我受托去见许仙,彼时的他已落了三千烦恼丝,虔诚的清扫着寺庙台阶上的落叶。“妖怪!我打死你,打死你……”见到我,他举起扫帚朝我挥打,初见时如同女儿家染了胭脂般羞红的脸,此刻却是毫无血色的惨白,眼眸中还透着一股恨意。我不懂,我不是他们的定情之物吗?他也曾怜惜的用白绢擦拭我被淋湿的伞面,如今又为何这样对我。我回了浮伶庙,又被放在了观音金像下。青蛇说,至少我可以回到从前。第二次离开浮伶庙是三百年后,那时好心肠的人类已经给白蛇的爱情编造了一个美丽的结局,带我离开的依旧是一只妖。那是一只名唤苏苏的白绒碧眼的九尾猫妖,为了躲避天劫,在雨夜闯进了浮伶庙。电闪雷鸣下幻化了人形,是个绝色的女子,肤胜白雪,双目如星,颦笑之间也透着摄人魂魄的媚态。九尾摇曳艳丽无比的她举手投足却宛若一个女童,可爱非常。她拿起放在观音金像下的我,轻笑道:“你就是那撮合了白素贞与许仙人妖奇恋的白伞吧?呵呵……从今日起你就与我一起,也给我一段旷世之恋吧。”我若能言语,定要告诉她,倘若白伞真的是能成人姻缘的吉物,又怎会被放在山顶庙中的观音像下,长久无人问津。(二)同苏苏离开浮伶庙的第一日我有了名字,瑾言。瑾言,如玉之瑾,我的本貌,能作人言,她的期望。原以为苏苏那般不谙世事的妖该是在深山吸取日月精华增长修为的,不然又怎会想有个能言语的伴呢?不想,她竟在洛阳经营着一家酒馆,来往打趣的尽是些沉迷酒色的纨绔子弟,而苏苏左右逢源的怡然模样又仿佛是历尽了沉浮。酒馆在洛阳经营了数百年,百年以来,从没有人发觉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这家酒馆的女掌柜不会老。苏苏说,喝酒买醉的,谁也不会在意与自己调笑的美貌女子究竟是哪般人物。难怪造物者将猫也赋予了九尾的殊荣,智慧狡黠的猫妖同上古的灵狐相比丝毫不逊色。可如此看透尘世的苏苏,却独独坚信着白伞定情的谎言,春雨秋霜冬白雪,从将我带离浮伶庙起,苏苏就抓住每一次可以撑伞的时刻。时间久了,连我自己也不禁怀疑,三百年的时光是不是让我的记忆出现了混乱,从前白蛇的故事真的如戏文所说,是个由我撮合的喜剧。苏苏是个讲求缘分的,每月十五的酉时必然带着我站在西街街头那棵柳树下。粉衣娇颜,白伞半遮,等候着她的良人。第二十七个经过的男子,无论老少,苏苏总是会将自己酿的桃花酒赠予他。苏苏酿制桃花酒的手艺精绝,世上无双。她说她等的良人就是那个真正会品桃花酒的。后来在上巳节遇着的书生,既不是十五酉时柳树下见到的第二十七个男子,滴酒不沾更不会品赏那无双的美酒,却无故教苏苏丢了心魂。(三)上巳那日,苏苏依着人类的礼制沐浴后带着我出了城门,采酿酒要的桃花。方值初春,去的那处桃林却已是满枝的璀璨。正醉心美景,只听得悠扬的笛声从远处传来,空灵悦耳。想来是有士人在此集会。自东汉贤者上巳日的兰亭相聚,学士在这一日聚集讨论诗书艺理已不是奇事。舒缓优美的笛乐却引起了苏苏的兴致。踏着乐点,她开始起舞。此时晨露未干,桃花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树下的苏苏身着仿唐的襦裙,身态欣长,殷红如血的颜色更增魅惑;长发未梳,随意的散落在身后;碧眼上佻,轻盈的舞动着勾绕在两臂的飘带,或动或静都透着无限风情。“月出姣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低沉的男声不亚于优雅的笛乐。说话的是个书生打扮的弱冠男子,十分病弱的样子,头戴方巾,着交领道袍;棱角分明的脸庞,英气逼人;薄唇高鼻,眼眸深邃,着实俊俏。那副老实的模样,像极了当年断桥渡船上的许仙。苏苏听得那句诗,竟愣住了。我不明白那是为何,诗句出自诗经,以月怀佳人,与此景也不是很和。她转身望向男子,眼神刚刚触及到他,就似疯了一般。将手中的白伞直接抛至空中,奔向那个男子,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礼教,紧抱住他。碧色的眸子浸在晶莹的泪北京羊癫疯医院在线免费咨询水中。倾国之姿,惹人怜爱。那男子也丝毫不辜负他看起来病殃殃的身子,对于这投怀送抱的温香软玉,他径直就昏了过去。春风和煦,美景如画。桃林树下,苏苏轻搂着那个男子,静静地坐在地上。她极为轻柔地抚摸着那初见的少年书生的脸庞,嘴角上扬,时而笑靥如花,时而泪水涟涟。良久,她施法将落在一旁的我带到手边,道:“瑾言,你终是让我找到了我的旷世之恋。”(四)那书生当真是被苏苏不同寻常女子的行径吓到了,一个外形高大的男子,醒后见到苏苏时竟然蜷缩成了一团。颤巍巍的说:“姑娘……自重。你我……授受不亲。”书生姓商名子恒,字博衍,世代商贾,家道富庶。自然,这些都是后来由于苏苏逼迫才得知的。自遇见商子恒后,苏苏就将酒馆给关了。每日在学院门口等着商子恒,邀他去游湖。时间长了,流言四起,洛阳的人都知道了酒馆的那个女掌柜不顾妇道的缠着一个男子。商子恒虽是商贾之子,却不染俗气,以圣贤之道督促自己,因此十分疏离苏苏。再一次苏苏去邀他游湖,那时正是下学,苏苏精心打扮一番,手执白伞站在阶下,静默曼妙。商子恒望见她,立刻用书卷挡住脸,打算悄悄地从小路逃走,却让苏苏看到了,她飞快的走至他,果真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她扯住商子恒,笑得极为纯真,道:“你跑什么,今天必须和我去游湖。”周围的有些学子大声调侃商子恒“还是个惧内的”,这让他双颊红的将滴出血来似的。许是书生脸皮都薄,许仙是,商子恒也是。苏苏像是爱上了欺负他,明知他不会喝酒,却一直给他灌那桃花酒。那期许的眼神,似是在等待从他嘴里说出什么品酒真言,可得到的只是商子恒被呛的咳嗽声。纵然如此狼狈,商子恒依旧同前几次一样,一本正经的说:“苏苏姑娘,你我委实不适合。”船至湖心,苏苏听得这话,笑了起来,:“今日风和日丽,气候温暖,子恒不如下去戏水一番吧,正好再细细思索一下我们是否真的不合适!。”语罢,苏苏就将站起身的商子恒推了下去。只见他双手乱摆,不断下沉,断断续续的呼救道:“小生不会游水,快救小生。”“古时常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今日倘若我救得子恒,子恒可得娶苏苏为妻。”也不待商子恒应答,苏苏就下水去救他了。(五)商子恒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好不好?没有以身相许,却也不再疏远苏苏。半自愿半违心的开始同苏苏游湖赏月,吟诗做对,喝酒品茗……离了佛音缭绕的浮伶庙,染尽人世间的烟火,我以为我真的成了戏文中那个撮合姻缘的白伞。但也只是我以为。纵然苏苏和商子恒两人情深日笃,可商家虽不是豪门大户,也是极重门楣名声的,自然是不愿家中独子日夜与酒馆女子厮混,因而为断了两人的孽缘,商家为商子恒订了一门亲事。与商子恒订亲的女子是个私塾先生的女儿,小门小户,但胜在家境清白,识些诗书,也算相称。“苏苏,我不能娶你了。”父母之命,商子恒不能违抗,他只是无用的书生,不会像戏折子里头的人物去违背千年的礼教。戏折子也是悲剧几经删改才成了那样美好的结局,西厢记的故事是,白蛇的故事也是。离别的那日是大雨天,雷霆大作,我为苏苏遮住了雨滴,却遮不住她内心的大雨。她飞至湖心,施法让湖中的鱼儿跳出又落下,又轻缓地一步步在湖面上行走,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很是悠闲。她说:“我可是修行千年的妖啊。”商子恒成亲那日我终是懂了那话的意思。苏苏带着我到了新娘的房间,那女子头戴凤冠,身着霞帔,还没盖上红头巾,长的很清秀,柳叶眉,瓜子脸。苏苏以法力让新房里的人全部昏睡,她走近那女子,竟预备将女子的魂魄从体内取出!我从不知道,苏苏竟如此心狠。“姐姐,你不能这样。”刺眼的光亮闪过,一个容貌倾城的白衣女子出现在房内。女子眉眼和苏苏很是相像,但不及苏苏魅惑,周身萦绕着仙气。苏苏好像很不愿见到她,闻声只是瞥了她一眼,就自顾做刚才打算做的事。见苏苏没有反应,她大声说道:“姐姐,帝辛死了!当年朝歌城破,他就死在鹿台了!”苏苏一听,碧眼圆睁,浑身戾气,连纯白的九尾也显现出来了,一掌过去,打得那女子口吐鲜血。“当年若不是你骗我离开,他又怎会死!”(六)那女子是九尾狐,从她口中我知道了苏苏的另一个名字,一个世人皆知的名字,苏妲己。当年轩辕坟的九尾狐受女娲之命去迷惑商纣王,以覆成汤江山。与九尾狐感情极好的九尾猫妖苏苏也就随着她去了朝歌。苏苏没有使命,过的很是逍遥。却在某一日,将心丢在了纣王身上。初遇帝辛也是在一个桃花盛开的春天,那是个老套的英雄济南能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救美的故事。一身甲胄的君王从老虎口中救下了那个柔弱的俏丽佳人,就此俘获了美人的心。会品桃花酒的,让苏苏在十五日夜里等候的第二十七个男子,就是商朝最后一位帝王!苏苏不知那女娲派九尾狐是为了灭商,当时只为能与帝辛一直在一起,苏苏领了九尾狐的使命,顶了冀州苏护女儿苏妲己的身份进了宫,成了那个人们口中的祸国妖妃。顶替身份的方法就是取出灵魂,盗用身体!只是最后武王伐商,九尾狐为了救苏苏,以有神人可助商反败为胜为借口,将她骗出宫,苏苏再回来时,帝辛已是一具焦炭的尸骨。九尾狐出于愧疚,以封神的荣耀换了苏苏活命的机会。此后,苏苏与她断绝了情谊。这些年,苏苏天天在找帝辛的转世,商子恒虽不是最像的,却是最夺她心的。“姐姐,世上有很多人会以月赞人,有很多人与帝辛外貌相似,可姐姐,帝辛是真真实实的死了,再像,也不是他!”九尾狐施法,眼前出现了许多的画面,吟《月出》的书生,与商子恒长相相似的商人、武士、小贩……苏苏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我又何尝不知,那不是他,我的王怎可能不会喝酒,我的王怎可能似他那样病弱……”她无助的哭了起来,“我的王!”(七)这般大的动静,自是惊扰了外面的人,大家冲进屋里,只看到痛哭的猫妖和受伤的狐妖,吓得大家四处逃窜。一传十十传百,商子恒也知道了苏苏是妖怪。九尾狐与苏苏打赌,倘若商子恒不介意苏苏的身份,就设法让他们人妖结合,倘若商子恒介意,那苏苏就要自封千年修为,与九尾狐一起离开。苏苏与商子恒约在了桃林,那是两人初见的地方。苏苏握着白伞,静静地看着走向她的商子恒。我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西湖,那时白蛇也这样握着我,等着她的牧童。苏苏在商子恒的唇边轻吻一下,泪水就顺着眼眶滑下。她的背上被贴上了一道黄符。商子恒不是帝辛,他是个和许仙一样普通的凡人,一个害怕妖怪的凡人。他后来上京赴考,娶妻生子,安稳的过了余生。而洛阳再没有了会酿无双的桃花酒的酒馆女掌柜了,再也没有那个一直等在西街街头柳树下的俏佳人了。我叫瑾言,一柄白底翰花纸伞,我终究还是没有修得人形,不会言语,又被九尾狐送回了青城山顶浮伶庙中观音金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