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年之丧 > 内容详情

那个和我形婚的男人,他竟然……(全)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戳图片,阅读昨天的内容  〗

  文 | 默小西   图 | 网络

  01

  初遇魏玮,林知夏那颗无处安放的心便定下来了。

  他说,林小姐,你好!我叫魏玮。

  林知夏心想,便是他了。

  那时候家里逼的紧,而林知夏实在是没法了,且这魏玮生得不错,性子好,主要是两人合拍,他懂得照顾她的感受。

  林知夏之前也谈过两个男朋友,情投意合,爱的难舍难分,可是最后却总是敌不过生活的琐碎。很多人,你遇见的时候是因为荷尔蒙作祟,你以为你遇见了他就是一辈子,可是趟过生活的大河,你才发现一辈子太长了,而你和他不是一路人,你们以爱之名将对方伤的遍体鳞伤,而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人,须得能为你挡生活的玻璃渣,也须得愿与你同饮一杯生活的苦酒。爱情虽美,但是也易碎。

  她问魏玮,为何像他这么优秀的一人何以沦落至相亲了?                      

  那时,魏玮清浅的笑了一声,缓缓开口,“人与人之间,有种东西叫做缘分,说的便是你和我,这是我第一次相亲,也是我最后一次。”

  说话时,魏玮的眼睛明亮的好像窗外的月光,远望着是清冷的,实则泛着柔意万千。

  “我不是第一次相亲了,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相亲。”林知夏望着眼前这人,又想起母亲所说的话,能走到最后的婚姻,要么两人性子相合,要么就是性子互补,不论哪样,都讲究一个恰到好处的分寸。

  而很巧的是,魏玮是个恰到好处的人,又很会把握分寸,她若逼紧了一步,他便懂得退一步,总能轻易将两人的矛盾化解。

  林母也见过魏玮,总会在林知夏耳边念叨,有些人适合谈恋爱,而像魏玮则是适合过日子的人,若是结婚,他断然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那时,林知夏已过了为爱死去活来的年纪,只想寻个合适的人平淡过完这一生,前两次太过热烈的爱情消耗掉了她对于爱情的无限向往,也让她认清,生活的路,该寻个合适的人同行。

  第一次见面时,他们都说这是彼此最后一次相亲。

  第二次见面时,她半开玩笑的说,毛主席说了,不以结婚为目的交往都是耍流氓。

  林知夏说完这话,两只手放在桌下用力的绞着衣角,她觉得胸口闷闷的,好似喘不过气似的。

  魏玮却突然笑出了声,揶揄的说道,林小姐,你放心,我不是耍流氓的。

  林知夏却羞红了耳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突然想起了这句话,没别的意思。

  魏玮却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她,眼里无比坚定,“可是林小姐,我是认真的。”

  林知夏不知为何却有些心慌,怕什么呢?

  大抵是怕那眼中的柔情将自己的心儿给勾去了吧!

  她想寻的只是一个合适罢了,关于爱情,她已不想再去体会其中滋味。

   02

  关于未来,它该是什么样的呢?

  以前的林知夏会说,一间屋子,两个人,两颗心在一起。

  而现在,林知夏会说,一间屋子,两个人,柴米油盐,再无他人便可以。

  林知夏与魏玮能够那么合拍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两人都不想要小孩。

  林知夏无法忍受生育的痛苦,更无法担起一个母亲的责任;魏玮说他不想要孩子,也不喜太热闹。

  林知夏总觉得魏玮有些话没说出口,可是她也不想太过深究。人活到一定年纪或多或少都带着点不为人知的过去,既有那过去,便有伤痛与揭不了的疤。

  当然,这一点双方父母并不知晓,老一辈人家向来传统,尤其信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一古训,若不是秉着这一古训,又何故会施压让他们将结婚提上日期。

  林知夏是独生女,平日里父母总是惯着她的,偏这结婚的事,父母的态度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若不是因此,她也绝不会去相亲。那是她最为不耻的,将人的价值捆绑在所谓的房子、车子、银行卡余额上,然后就像是商场里打好价格标签的食品,开始任人挑选。

  而让她心甘情愿的踏入相亲的门槛是因为什么呢?

  是林母的那一句话?还是林父的一滴泪?

  林母说,知夏,你不懂,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既不再与人争高低,也不求大富大贵,除了看着孩子成家立业,便再无可求了。

  向来强硬的林父听到这话,坐在角落偷偷抹了一滴泪。林知夏看的眼睛发酸,她向来认为婚姻是自己的一辈子,到那一刻才知道,她的婚姻不止是自己的一辈子,也是父母的半辈子。

  林母还说,不管你对于爱情如何失望,生活总是要过的,你不能因为走那一段路,摔了一跤,磕破了头,便从此再也不肯往前走了,这世上那么多的人,有些人摔得比你惨,还是照样往前走。

  林知夏一直觉得父母都是俗不可耐的凡人,可是听了母亲的话,她才明白,生活这本书,越是俗人,看得越透彻,越明白。

  那日,魏玮来接林知夏下班,开着一辆奥迪A8,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静静的站着那里对着林知夏微笑。

  林知夏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惹得身边的同事兴致勃勃的追问她,何时找了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

  “知夏,这边。”他的嗓音醇厚温和,像是一壶陈年的老酒,只一闻便觉心儿已醉。

  听到魏玮的呼唤,林知夏恍惚觉得她和魏玮好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没有半点生疏,让她自己都很难相信两人相识不过才一个月。

  林知夏匆匆和同事道了别,便朝着魏玮走去。夕阳下的人,好像镀了一层金,在人来人往中闪闪发光。

  其实林知夏与魏玮平日里甚少交流,两人始终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但是魏玮这人待她却是极好的,他会去记住她的喜好,也从不问使她难堪的话语,相处时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这让林知夏更加确定,以后的生活和这样一癫痫治不好有什么后果?个人走下去也是挺好的。

  03

  魏玮是个素食主义者,可是林知夏却是无肉不欢。

  两人第一次见面,林知夏就注意到,自己的盘子里都是上好的牛排,而他的盘子里全是蔬菜,她问他“你不吃肉?” 。

  魏玮一本正经的点头,“嗯嗯。我不吃肉,你喜欢吃肉,这不是正好互补嘛!日后我们不会为了谁多吃一块肉而争得面红耳赤。”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所以林知夏很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肉?”

  “来之前我有问过伯母。”

  林知夏那时便觉得心生感动,那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尊重她的喜好。小时候,她的生活全是父母一步一步安排好的,就连吃饭都必须按林母说的荤素搭配来,后来,长大了,遇见了她的爱情,她甘愿褪去一身刺头去贴近那人,却差点将自己都给丢了。

  自那日之后,魏玮每日都会来接林知夏下班,然后两人再一同去吃饭。林知夏知道他的工作繁忙,便对他说,可以不用来接她,让他先忙完工作。

  魏玮会不动声色的挂掉一直在响的电话,然后对她说,没关系,我想在我的能力范围以内,将其他女生婚前该有的甜蜜都给你。

  除了感情,魏玮什么都可以给她,但是这话,魏玮没有对林知夏说,他不敢说,怕说了后她会跑掉。

  林知夏那时也是怀着心事的,她要的只是个合适的婚姻的伴侣,若是过于亲密,又怕自己情不自禁的陷了进去,而魏玮虽然待她很好,可是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好是不带着感情的。

  有时候,林知夏觉得自己和魏玮都是疯子,两个人都是这么病态,却又恰巧这么合适,这世上的人原来真的是一开始就刻好齿轮了,不管形状如何千奇百怪,总会遇到那个和你完美契合的齿轮。

  林知夏与魏玮除了饮食不同外,其他都是挺合拍的,两人都喜欢去看午夜场的恐怖片,抱着爆米花哇哇大叫,然后对视时又笑的没心没肺。其实恐怖片并不可怕,但是人总得有个由头可以放声尖叫,而在深夜的电影院,无论多厚的伪装,你都可以褪下,没人会注意到你的丢下的形象。

  有一次,林知夏是真的被血腥的画面吓到了,手中的爆米花撒的遍地都是,情急之下,往一旁的魏玮身上靠,却发现往日里与她一同尖叫的人此时却异常沉默,林知夏一抬手,却在他的脸上摸到了湿润的液体,他低头看着她时,眼里亮晶晶的,好像月光下的河流,静悄悄的流淌。

  林知夏想,那样一个温和的人能哭成这样,该是有多伤心。

  林知夏把肩膀借给了他,他靠着她哭得撕心裂肺,全然没了白日里的沉着稳重,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让人心疼不已。

  林知夏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你我都是凡人,都有眼泪和伤口,只是心事隐藏得深,他人看不见,便以为你的心是刀枪不入。

   04

  除了喜欢在深夜看恐怖片外,林知夏与魏玮两人都很喜欢玩刺激的游乐项目,尤其是那种近90度俯冲,连环翻滚的过山车,坐完后两人的喉咙都是嘶哑的,两人时常是后知后觉的松开不知何时牵着的手。

  林知夏总觉得他的手心太烫了,直烫到她的脸上,所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两人牵手的画面,不知为何,总是觉得那回忆经常会溢出一丝丝清甜。

  林知夏生日的那天,突然和魏玮说,想去素食餐厅一起吃饭。

  魏玮诧异的看着她,林知夏笑了一声,说,我妈常说荤素搭配才好,小时候不明白,长大后突然就想通了。

  魏玮开车带她去了他已经许久没去的那家餐厅,心里觉得暖暖的,连等红灯的时光都变得有趣了起来。

  “魏玮,我们结婚吧!”

  林知夏说这话时,魏玮刚把手放进衣兜里掏东西,一听到她的话,他的眉头蹙了起来,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林知夏有些慌了,两人本来就是奔着结婚去的,现在自己先开口说出来,他为何却是这样的表情。

  却见魏玮掏出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单膝跪在林知夏面前,“结婚这事应该要我先开口的。林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在之前的岁月里,林知夏曾无数次幻想过今日的画面,场景是一样的,可是人却不是那个人,所以当魏玮求婚之时,让她感动之余还有些心酸。

  林知夏没有丝毫犹豫便点了头,倒让魏玮有些许愣神,餐厅里响起如雷贯耳的掌声,随后人群中有人起哄说亲一个,倒使得两个人当事人面红耳赤,他们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也是那几次无意间的牵手。

  林知夏看出魏玮脸上的不自然,便主动调侃说,谢谢各位,不过我刚吃了许多韭菜,自己都受不了,可不能吓跑我未婚夫了,不然找不到人结婚了。

  围观的人们笑了一阵,便各自散了。林知夏一回头,便跌入魏玮的怀抱,那是他们第一次靠的那么近,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声,两人的心跳声互相贴合着,好似融为一体了。

  “谢谢。”

  半晌,她听到他的话,轻飘飘的传入她的耳里,像是一只小猫在挠着她的心,那一刻,林知夏觉得自己完了,她的心好像要跑出去了。

  可是啊,魏玮的身上缠着一团迷雾,若是深究,林知夏知道,那绝对会将两人斩隔开,若是不深究,那么两人只能像如今维持着礼貌的距离。

  那,魏玮会主动和她说吗?

  05

  林知夏穿上那件洁白的婚纱时,突生了一种尘埃落定的归属感,林母在一旁红了眼眶,只一个劲的说好看,哽咽的着再说不出其他字眼。

  林父坐在一旁,背对着林知夏抽烟,大概是烟抽的急了,一下呛住了,母女两赶紧走到林父面前替他抚背,林知夏走到林父面前时,却对上了林父一双通红的眼。

  林父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轻轻擦了擦眼角,状作风轻云淡的说“这烟变味了,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父亲向来是不善言辞的,很多时候,明明是真心疼你,却偏要硬着语气说出来,他的爱啊,大概只会在你转身看不到的地方流露出来。

  林知夏本是不想哭的,可是那眼泪偏不听话,一低头就全涌出来了。

  婚礼那天,除了新娘红肿的眼格外扎眼外,其他一切都很美好。

  新婚的第一夜,两人是分房而睡的,这一点倒是让林知夏始料未及,但是看到昆明市癫痫病的最好的医院是哪里魏玮眼中的躲闪她也不好说什么。

  林知夏是到第二日才知道,魏玮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与她同床共枕。

  魏玮将之前那句烂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可以给你所有的一切,唯独感情。既没感情那我们也不必有肢体接触。”

  林知夏的眸子暗了又亮,脆生生的应道一声“好”。

  从一开始两人便只是本着貌合神离的婚姻去的,这一切她早就该想得到的。

  除了这一点以外,魏玮倒真如他所说的对她是极好的。她不会下厨,他便边学边做,时常把自己的白衬衫弄得污渍满满,然后一边皱眉一边继续接着炒菜。

  林知夏知道魏玮是个有极度洁癖的人,连一点污渍都容不得,所以林知夏很乐意看到他皱着眉一脸苦大仇深的炒菜,他那个憋屈的表情总让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魏玮一听到她幸灾乐祸的笑声,便会故意抹一点到她身上,让她再笑不出声,然后自己心里平衡了,好像衣服的污渍也没那么可怕了。

  林知夏尤其喜欢吃红烧鲫鱼,便会缠着魏玮做这道菜,魏玮向来是顺着她的,只是有时候会故意使点绊子,“想吃鱼可以,去买只猫回来,你买回来我就做。”

  林知夏怕猫,魏玮也知道,当初结婚的时候,林知夏就很认真的说,如果养猫,我们就不结,生活习惯不同,恕不能苟同。

  而那天,当魏玮提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鲫鱼回来后,一开门就见到,林知夏可怜兮兮的被猫追着跑,黑白分明的眼里湿漉漉的,魏玮那样一个稳重的人,站在玄关处笑的直不起腰。

  他本是无意逗她,没成想她竟真的将猫带了回来。当然,后来照顾猫咪的重任就落在了魏玮的身上。因为那猫与魏玮亲热,连见着魏玮她都是绕着走的。

  魏玮还是照常会去接她上下班,晚上她坐在客厅看电视,他便在书房处理工作,偶尔他有些心烦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走出去看沙发上的人笑的人仰马翻,嘴角也会不自觉的上扬,好像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日子不会太冷清。

  06

  同事们都说,林知夏命好,嫁的老公长得好对她又体贴,人生都已得圆满啊。

  林知夏笑而不言,她无法评断自己与魏玮的婚姻好坏与否,她觉得这婚姻与她预想中的是一样的,可是却又隐隐有些不一样。

  她与魏玮本就只是要这婚姻的名,可真等到得了这婚姻的名,却又有些其他的渴望了。

  魏玮对她再好,却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从前她是觉着这点好,可婚后,她便觉得这点好成了缺陷。

  她有一次进了魏玮的房间,想替他整理一下,谁知碰巧她刚进去魏玮就回来了,魏玮看到她在自己的房间,脸色霎时就不好了,铁青着脸将她赶出去,那是魏玮第一次对她甩脾气,后来两人冷战了两日,还是林知夏主动打破这个僵局。她在他的房间门口贴了张便利贴,上面写着对不起三个字,这已是她最大的让步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后来,魏玮主动找她,说他也有不对,是他太过激动了。

  林知夏更觉得委屈,甚是后悔贴了那张便利贴,她冷着脸说,是我逾越了,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我不该走近你的房间。

  不知为何,林知夏的这话却像针扎在他的心口一样,让他觉得难受。

  那之后,林知夏特意错开与魏玮出门的时间,也发信息与他说,不要来接她。他炒的饭菜总是冷在桌上无人问津,她也不再躺在沙发上笑的人仰马翻,魏玮觉得他的生活好像少了点什么。

  魏玮先给自己灌了些酒,才去敲林知夏的门。

  门开了,却是陌生的林知夏,他不曾见过的冷淡的林知夏。

  “知夏,我想和你谈谈。”

  他有些忸怩的开口。

  “你说吧。”林知夏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下意识的有些不悦。  

  “你最近一直躲着我。”

  “魏先生,我只是觉得我们该保持些距离,不是吗?”

  “知夏。”他的一声呼唤百转千回,好似他们两之间隔了很远很远,穿过风穿过雨,才将这声音带到她的彼岸。

  那天,魏玮用一顿饭收买了林知夏的胃,连带着她是小性子的心也给收买了。

  一切如往常,却又不复往常。

  07

  魏玮最近变了。

  他会情不自禁的牵知夏的手,也会像摸小猫奇奇的头一样宠溺的揉她的发,有时他会故意的把奇奇带到大厅,这样知夏就会下意识的往他身上靠,他尤其喜欢看她一脸惊慌的可爱模样,当魏玮意识到自己这些心理活动时,他很开心,他觉得自己终于是个正常男人了。

  那天,他买了上好的牛排,准备回来做给知夏吃,他想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她一笑,眼里就好像烟花一样灿烂。

  可是那天的知夏却不开心,整个人呆滞的坐在客厅,看到他的时候,眼里都是受伤。

  他的心咯噔了一下,顿生不安。

  她问他,魏玮,你从来没和我说过你的过去!

  魏玮坐到她的对面,即便是强装镇定,可是微微颤抖的指尖还是出卖了他。

  “知夏,你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了该知道的,说来好笑,我之前谈过两个男朋友,都是被其他女人抢走了,可是我没能想到,我的丈夫会被一个男人抢走。”林知夏说这话时,带着苦涩的笑。

  “知夏,”他不知该如何开口,他以为这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命运还是没能放过他。

  “今天那个男人来找我,他和我说,他很爱你。”

  “知夏,我知道不该欺骗你,可是我与他早就断了联系。”

  “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你有追求你幸福的权利,我也没有任何歧视你感情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被人欺骗有点难受。”

  “知夏,我和你保证,在我们保持名义上的婚姻期间,我不会和任何人在一起。”

  林知夏觉得“名义上”这三个字特别刺耳,不动声色的收起了情绪,很爽快的应了声“好”。

  林知夏觉得自己真是够傻的,其实她早就该发觉得,两人认识一年多了,他向来不与自己有肢体接触,碰到她的时候好像被火烧到了一样,而且婚后他的衣物都是自己洗的,甚至不愿与自己共用一个沐浴露,连他们吃饭的碗神经性抽搐都是两套不同样式的。如此一想,她也就明白了为什么那次他在电影院哭的那么伤心,因为那个电影的男主也是喜欢男生,只可惜却死于非命。

  林知夏压下心中的难受,安慰自己说就算他的性取向正常,他和自己也是毫无可能的。倒不如看开些,也还能继续相安无事的相处下去。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与魏玮还是不能继续维持这表面的恩爱。

  那天林知夏回家时,便见到魏玮与他的前男友在家拉拉扯扯,她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她走到他们的面前,怒气冲冲的质问魏玮。

  “原来这就是你结婚的理由,你形婚的目的是为了掩饰你和他的感情是吧!真是可歌可泣啊,我也成全你们,我们离,可以吧!反正咱两没什么感情,我也犯不着当棒打鸳鸯。”

  魏玮着急的想和她解释,可是她说完这话便径直进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素日里温文尔雅的魏玮第一次挥起了拳头,还是对这个曾经的“男朋友”。

  可是,他还是没能留住林知夏,她的步伐太坚定,她的眼神让他心惊,她问他“魏玮,你阻止我离开,是因为对我有感情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请你放手。”

  魏玮犹犹豫豫的松开了手,知夏的心也彻底凉了,她是被愤怒冲昏了头,才会问出这么自取其辱的问题。

  08

  林知夏没有搬回父母家,怕他们会担心便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

  她的手机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有同事,有朋友,但是没有魏玮。

  她与母亲打电话时问道,如果她离婚了他们会怎么想?

  母亲叹了口气说,以前,东西坏了想到的是修,现在,动不动就要换,可谁的婚姻不是百转千回,要知道婚姻中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经营。.......但是我和你爸永远支持你的决定。

  而魏玮只敢远远的看着知夏,魏玮不知该如何挽留她,他不想失去她,可是当知夏的问题问出口时,他自己也没了答案。

  他从前是喜欢男人,可是现在呢?

  魏玮可以肯定自己不喜欢那个缠着他的前男友了,可是万一日后遇到了其他人,又喜欢上了男人该怎么办?

  魏玮不想伤害她,可是也不想看着她就这样离开。

  所以,当林知夏的电话打过来时,他是不敢接的。

  “魏玮,我问你,你是会一直喜欢男人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

  “可是我喜欢你,该怎么办?”

  “知夏。”他委屈的语气像个孩子,然后一抬头却看到向他走来的林知夏。

  “我不想错过一个肯为我做红烧鲫鱼,陪我一起看恐怖片,坐过山车的人,所以我想问你,我很喜欢很喜欢你,你能不能稍微喜欢我一下,我要的不是很多,但是你不能还喜欢那男人。”林知夏站在他的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

  “如果是你,我想是可以的,因为我最想要的人是你。”

  当知夏和他说,她喜欢他的时候,魏玮的心里是无比欢喜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也是喜欢知夏的,只要她在身边,他又怎么会喜欢上他人呢?

  魏玮说,知夏,我并不是生来就喜欢男人的。

  林知夏笑了笑点点头,调皮的说,我知道啊,你现在不是喜欢我嘛!

  魏玮紧紧的抱住眼前人,缓缓的说,我初三那年,我妈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家,他们不知道我在家,所以当他们脱光衣服抱在一起时,我躲在门缝后看的一清二楚,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幕。后来我看到我妈就想吐,于是我把这事告诉了我爸,他们两离婚了,而我从此看到女生便觉得恶心反胃。

  在那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异类,于是遇见了同是异类的他,我们在一起两年,算是精神恋爱吧,我始终受不了与人亲密接触,后来他迫于家里压力结婚了,他没有我那么好的运气,能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他与那个女人实在是过不下去,就离了婚,然后他又来找我了。可是我保证,我与他这次彻底断清了。

  在这世界上,我就只要你了,这样我看恐怖片时怀里还能有个人肉抱枕,还能喂我吃爆米花;百无聊赖的时候,还能看你可怜兮兮的被一只猫赶到绝路,然后我再仗义的把你往我怀里拉;我炒的菜,你会吃的干干净净,连带着我都特别有食欲了。

  也大概只剩你,还会要我了,不会因为我的过去而离开我,也愿意给我一个机会重新来过。

  林知夏说,爱没有对错,你也不需要重新来过,每天给我做好吃的就成。

  魏玮看着她,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那时他坐在她的邻桌,她正在一本正经的对一个有些发福的男人说,结婚可以,但是不生小孩。

  那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她有些沮丧的给朋友打电话说,都这年头了,这些人还把女人当生育机器,反正我要结婚的前提就是不生小孩,我也不指望能有什么感情,有个婚姻的名义就成。

  魏玮笑了笑,抿了抿咖啡,第二日就坐在她的对面说,林小姐,你好!我叫魏玮。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包括爱你。

  魏玮最近有些苦恼,他想要一个孩子了,该怎么和知夏说呢?

  写在故事外的话:

  小西从来都不歧视同性恋,但是也不鼓吹同性恋。

  同时,我非常鄙视那些为了掩饰性取向,或者为了所谓“传宗接代”的理由,而欺骗异性结婚的行为。

  爱情没有性别之分,但是做人有好坏之分,不要让自己自私的行为毁掉另一个人的一辈子。

  - -第248个原创故事- -

  - -END- -

  ∞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

  往后余生,余生是你

  往后余生,余生是你(下)

  “谈了两年,还不让我睡”(全)

  那个北方姑娘(全)

  当你婚姻不幸...

  当你婚姻不幸...(下)

  闻香识男人

  闻香识男人(下)

  戒不掉的罪恶

  戒不掉的罪恶(下)

  南风过境

  南风过境(下)

颠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初恋消失的那几年

  初恋消失的那几年(下)

  穿旗袍的女人(全)

  我想嫁给爱情

  我想嫁给爱情(下)

  桃花依旧笑春风(全)

  我不再让你孤单

  我不再让你孤单(下)

  前女友能贱到什么程度?

  前女友能贱到什么程度?(下)

  再浪,再浪爱情就没了(全)

  养个老婆送兄弟

  养个老婆送兄弟(下)

  你的亲戚,会不会要了你命?

  你的亲戚,会不会要了你命?(下)

  我的丈夫可能要害我

  我的丈夫可能要害我(下)

  那个被丈夫逼死的女人后来怎样了(全)

  婆婆要老公去睡别的女人

  婆婆要老公去睡别的女人(下)

  误闯光棍村的3男2女(全)

  我和将军有个约定

  我和将军有个约定(下)

  你这么没用,活该被欺负(全)

  出门别穿太好

  出门别穿太好(下)

  攀大腿不成反被卖

  攀大腿不成反被卖(下)

  娱乐圈的潜规则(全)

  如果爱情有天意(全)

  引狼入室:闺蜜抢了我的老公(全)

  和我同居的两个男人(全)

  去你的,老娘不干了

  去你的,老娘不干了(下)

  我不是ji女(全)

  看见她被老公家暴,他竟…(全)

  狐狸精值得被爱吗?(全)

  他说,等我回长沙娶你(全)

  机器男友,会不会更好用?

  机器男友,会不会更好用?(下)

  婚结到一半,我转身就走(全)

  旧情人要死了,我该不该去见他(全)

  男人为什么不爱回家(全)

  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负如来不负卿(下)

  母债,女偿

  母债,女偿(下)

  我的“丈夫”有点奇怪(全)

  落入鬼子手里,才发现战友是女孩(全)

  嫁给一个“无能”的男人(全)

  把嫂子当免费保姆,后果会怎样?

  把嫂子当免费保姆,后果会怎样?(下)

  我爱的男人“弯”了(全)

  臭流氓和老神棍

  臭流氓和老神棍(下)

  我的师傅掉线了(全)

  渣男回头,还是渣男

  渣男回头,还是渣男(下)

  爱情使男人疯狂

  爱情使男人疯狂(下)

  她的丧偶式婚姻(全)

  报复家暴的丈夫

  报复家暴的丈夫(下)

  那场无关风月的爱情(全)

  升官发财死老婆

  升官发财死老婆(下)

  别死啊,死了怎么遇见真爱(全)

  等他这么久,他却不肯娶我(全)

  “儿子就是赔钱货”(全)

  老公,我求你跟她走吧(全)

  到底是谁劈腿了?

  到底是谁劈腿了?(下)

  请叫我河神大人

  请叫我河神大人(下)

  情人还是旧的好用(全)

  吃软饭的硬气男友(全)

  给庭笙的一封信(全)

  黑夜里的小刺激(上)

  黑夜里的小刺激(下)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上)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下)

  我的婆婆会武功(全)

  树与叶(全)

  想带你去私奔(上)

  想带你去私奔(下)

  消失的5号地铁(全)

  捡个皇帝做男友

  捡个皇帝做男友(下)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全)

  浮生若梦(全)

  分手无情的臭男人

  分手无情的臭男人(下)

  丈夫床上的秘密

  丈夫床上的秘密(下)

  娘家不是省油的灯(全)

  未经人事的少女(全)

  给暗恋对象洗个脑

  给暗恋对象洗个脑(下)

  私家车里的兽行(全)

  婚姻的九年之痒(全)

  一夫多妻制?滚(全)

  死亡通知单

  死亡通知单(下)

  有瑕疵的女人(全)

  那个不想回家的人(全)

  旅途上的艳遇(全)

  空床期的爱人(全)

  换个身体爱你

  换个身体爱你(下)

  得到他的人,却……

  婆婆嘴上有把刀

  婆婆嘴上有把刀(下)

  “你好,小姐!”(全)

  她是瞎子,但不是傻子(全)

  空床期的爱人(全)

  芦苇荡的惊魂夜(全)

  想加小西好友吗?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

  已经添加小西一个微信号的

  请不要重复添加

  故事好不好,姿势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