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道之以德 > 内容详情

羊皮卷之谜

时间:2020-09-16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隆冬黑夜,冷冽的北风吹的镇远镖局前大旗呼呼作响,大风卷起一阵尘土盘旋而升,使人睁不开双眼,远处只听见一匹健马长嘶,待那声音近只看见一袭黑衣男子骑在马上疾驰而行,来到镇远镖局大门前,那男子突然从马上摔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大声的拍打着镇远镖局的大门。

  开门的一名老者,打开一条门缝,挑着灯笼对那黑衣男子上下打量,忽然他神色一惊:“三爷,你怎么弄成这样?”老者赶忙将那黑衣男子扶了进去,又向外四处张望了一下,将门紧紧关好。

  镇远镖局的厢房内,一名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守候在黑衣男子身旁,过了一会他开口问道:“许大夫,我三弟他怎么样了?”那名叫许大夫的摇了摇头:“三爷他外伤过重,不过我已金针刺他的百会穴,相信一会就会醒来。”

  中年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果然过了一刻茶的功夫,那黑衣男子“嗯”了一声,慢慢睁开双眼苏醒过来,中年男子马上走上前去问道:“三弟,是谁把你伤成这样?”黑衣男子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苦笑一声:“是刘总管……”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大哥,我在这里太不安全,刘总管已经知道羊皮卷在我身上,我这次想求大哥把尽快我送出城去。”中年男子听到这脸色一变问道:“那东西你可藏好了?”黑衣男子说道:“大哥你放心,东西我已经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中年男子说道:“那就好,三弟你先安心在我这养伤,等过些日子我一定将你送出城去!”话声未断,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两人同时面色大变,黑衣男子先开口说道:“大哥,他们找来了……”中男子抬手打断到他,用手一挥将厢房内烛光熄灭,中年男子悄悄来到窗户旁边,轻开一条缝向外看去。

  只见偌大的院内寂静无声,有数十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举着火把围在外面,他慕然一惊,看到许大夫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只听外面传来阴冷的声音说道:“快把羊皮卷交出来,不然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翌日,道路幽远,远处的山岗上传来一阵哼唱,只见一名少年肩上扛着一支竹棍上面拴着两只野鸡,在他后面跟着一个少年长的虎背熊腰,略显的有些木讷,只见他时不时吞咽着口水,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两只野鸡。两人来到一处荒废的庙门前,扛着竹棍的那名少年说道:“大牛你快去后面找些干柴,我们把这两只鸡烤来吃。”

  大牛满脸兴奋之色,搓了搓手慌忙向庙中跑去,过了一会他看到大牛又满脸惊恐的跑了出来他张口问道:“你怎么出来了,柴火呢?”大牛显然被什么惊吓到了,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人,有死……人……”

  张小月放下手中的野鸡,随大牛来到庙中,看到在他俩睡觉的稻草堆上躺着一名黑衣男子,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张小月显得并不惊慌,现在天下大乱,死人他也见了不少,他走上前去准备去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却看到那男子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神情有些痛苦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张小月问道:“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归我管?”男子深吸的几口气口缓解他身上的疼痛,开口说道:“在下被仇人追杀,走投无路落到这个下场,我看小兄弟你狭义心肠,还请想请小兄弟容我几天养伤,日后这份恩情我定当报还。”

  张小月面有喜色,他还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自己侠义心肠,记得他小时候偷听说书的说癫痫病如何治疗好起那些绿林好汉,侠义心肠,打抱不平的事迹,他的内心就一阵的憧憬,他在那转了两圈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武功很厉害?”那人苦笑一声:“在下会的些三脚猫的功夫,说不上好的。”

  张小月说道:“那我们来做个交易,我救你可以,你要收我做徒弟教我武功。”那人迟疑的说道:“学武功很苦的,而且还会结下很多仇人!”张小月马上说道: “我不怕苦,等我学好了武功,就会成为驰骋江湖,纵横四海的大侠。”张小月看到那人没说话,于是马上跪了下去,口中大喊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那人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很是机灵,我就收你做徒弟,你起来吧。”张小月伸手去拉站在身旁的大牛,又说道:“师父,大牛是我的好兄弟,他身世也挺可怜的,请师父你也收他做徒弟吧。”他转身看了看大牛,只见他神情紧张,笔直的跪在那里,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于是也点了点头,张小月欢呼一声,拉着大牛跳了起来,口中喊道:“等我们学会的武功,看谁以后还敢欺负我们。”

  话说三个月转眼便过去了,等到来年开春他的师父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都能下地走路了,这三个月里张小月和大牛勤奋刻苦,经常让他师父教他们一些招式,师父告诉他两他们所学的是六合拳法,就算等他们学有所成也不能太过张扬,这江湖上的事太过险恶,你们还太年轻了,两人窃喜之余也只能为诺称是。

  这日,张小月到城里为师父抓药,远远地就看到癞皮狗和他的两个兄弟又在那为恶,张小月心中想道以前自己也受到过他的欺负,而现在自己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正好他也可以试下自己功夫进展到什么地步。

  他刚走过去,就看到癞皮狗围着一位相貌秀丽的女子,声音猥琐的淫笑道:“姑娘你自己一个人在外,要知道现在世道这么乱,我看从今往后就由我们兄弟保护你得了。”

  那女子的声音并不慌乱,声音冰冷的说道:“不用,我能照顾自己,你们要想买胭脂就拿钱来,若不想买麻烦你们走开,我没有这么多时间陪你们说话。”

  其中一名膀大腰圆的恶汉说到:“你怎么跟大爷说话的,我看你以后不想在这混了,你知道大爷我们是谁吗?”那女子一脸冷漠说道:“你们爱是谁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请你们快点让开。”

  那恶汉听后一脸怒容,举手就要打却被癞皮狗拦下,他不怒反笑的说到:“好厉害的小娘子,我就喜欢你这样,我看这样吧,你跟我回去我保证你以后跟我吃香的喝辣的。”话没说话就上前去动手动脚,那女子虽然言语难听,但遇到这样的泼皮无赖,却没有任何办法,眼看她就要吃亏,听到远处有人冷笑一声说道:“好一个欺善为恶的狗奴才,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癞皮狗你还记得小爷我是谁吗?”

  癞皮狗扭头打量了一下他,吐了口口水:“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小杂种,看来上次你被老子教训的还不够,这次皮又痒啦?”说完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张小月听后也不以为意跟着笑道:“乖儿子,这次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癞皮狗脸色一怒大声说道:“兄弟们给我上!”张小月不等那三人来到跟前,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只见他没有三两下就把癞皮狗他们打倒在地,接着张小月一脚踩在癞皮狗的胸口上问道:“乖儿子这下你服不服?”

  癞皮狗哀痛叫苦求饶道:“我有眼不识泰山,求小爷饶过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张小月内心充满了狂喜,想不到自己已变的如此厉害,他也没有功夫多跟他废话,既然已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经教训了他们一顿,就放他们几个快滚了。

  张小月刚准备离开,就听到那女子喊了自己一声,他有些惊讶,看到那女子却更是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己,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那女子问道:“你功夫跟谁学的?”张小月想道师父跟他说过不能说出的行踪,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那女子看他这个样子,好像已经猜出他在想什么,突然从她的怀中拿出一支比较精致的金钗交到他手中,告诉他:“你把这支钗交给教你武功的人,就说钗的主人想见他。”

  张小月虽心中充满疑惑,但看到她央求自己,楚楚可怜的那份模样,心中不忍,拿了金钗留下她的住处就赶了回去,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小月把金钗拿出给师父看,没想到师父一见到那支钗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过了良久,猛的一把抓住张小月问他是谁把这支金钗给他的,于是他就把今天白天遇到的一切告诉的他师父。

  张小月按照师父的吩咐,星夜与大牛两人去城里找他白天遇到的那位姑娘将她带了回来,远处的东方已渐渐露出一丝鱼白,张小月一夜没有睡觉,不停的望着庙内师父和那女子的彻夜长谈,师父没有让听他们的谈话,而让他和大牛在外面把守,他的脑中出现的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难道那位姑娘是师父的女儿,他们久别重逢?但师父为什么对她那么敬重,也没有听到他们相拥而泣。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听到师父呼唤了一声,他赶紧将正在睡梦中的大牛摇醒,两人来到庙内只见他师父和那姑娘站在那里,只听他师父长叹一声说道:“小月,我知道你心中很是好奇,我就把她的来历给你说下。”他指了指身边的那女子说道:“这位姑娘名唤柳倩儿,是我以前主人的独女,后来因家中遭到了变故我就失去了她的音讯,幸得老天保佑,能让我们今日相见,为师我当时被人追杀也是因为此事,现在我和她还有事要办,你和二牛就留在这里好生修炼武功,等过些日子我会来看你们的。”

  张小月心中虽有不舍,但他听到师父如此坚决的语气知道他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虽然他们在一起半年有余,但他好像从来都不了解师父,师父为人严谨很少说自己的来历,现在又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女子,他知道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晚,他和大牛练功回来,刚踏入庙中张小月就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大对劲,黑暗中突然有一股劲风向他背后袭来,他也不慌,身体向左倾斜,反手去挡,右脚向黑暗中扫了过去,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过了四五招,渐渐地张小月摸清了那人的招数,他拳法虽然刚烈但是下盘不稳,他卖出一个破绽等那人来攻,以好趁其不备袭他下盘,黑暗中他忽然听到“嘿”的一声,心下一惊,人已经飞了起来,他才明白那人也是故意让他攻他下盘,他的江湖经验还是不够,等他落地胸口又重重挨了那人一脚,他只觉得喉咙一甜吐了一大口鲜血。

  这时,有数炬火把已经照亮了四周,只看到他的四周已经站了数十黑衣大汉,听到有一人,声音阴冷的问道:“是老三的招数吗?”刚才和他对打的那名黑人答道:“回刘总管,是老三的招数。”

  接着,刚才和他对打的那名黑银大汉一把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提了起来,恶狠狠的问道:“快说,宋方天在哪?”

  张小月只觉的这一下被他抓的胸口都喘不出来气,心中不知道他口中的宋方天是谁,他只知道师父曾告诉他姓刘,不过他看这些人一个个面目狰狞,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角色,就算向他们讨饶也未必能放过他们,张小月心中一时闪过很多念头,但又都觉得行不武汉癫痫病医院好吗,这样治效果好通,看来今日他和大牛二人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

  刘总管看他没有说话,神情显得有些着急,伸手一指他旁边的大牛说道:“你要还不说,我就一刀一刀把他刮了。”张小月惊慌的大喊一声:“不要!”刘总管问道:“宋方天把羊皮卷藏在哪了?”张小月说道:“我想几位大爷是认错人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宋方天,又怎么知道羊皮卷的下落呢?”

  刘总管听后勃然大怒说道:“你小子的嘴真硬,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刀硬。”说完他一把将大牛抓到了他的跟前,还没等张小月看清楚,他就听到大牛那哀嚎的痛喊声,只见大牛的左腿被砍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正从里面不断的流出,接着那刘总管举手就要砍第二刀,张小月马上叫喊道:“你快住手,我告诉你羊皮卷藏在哪了?”

  刘总管听后说道:“好,那你说吧,你要再敢刷花样我马上就杀了他。”人就向张小月靠了过来,张小月一颗心七上八下,他不知道自己胡乱说一通,会不会被他看出破绽,到那时他和大牛还是要死,正在此时,黑暗中突然传来数声尖锐的呼啸声,将那数炬火把打灭,四周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接着周围传来了打斗声,张小月心中一喜知道自己逃生的机会来了,他摸索着爬向了大牛刚才所在的位置,抓住正想奋力挣脱他的手,开口说道: “大牛,是我,我们快离开这里。”两人在这庙里住久了,虽然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但怎么出去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两人刚到庙门前,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风声,两人还没来及躲闪就被人提住了后面的衣服飞了起来,张小月心中叫苦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人功夫真是了的,一口气提着他们二人跑出了三十多里才把他们放下。

  只见此人儒雅彬彬,身穿一件青衫,年龄四十岁上下,声音温和的说道:“你们两个不用怕,我和你们的师父有结拜之交,刚才看到你们遇难才出手相救。”大牛马上开口说道:“可我们的师父不叫宋方天,他姓刘呀?”

  青衫男子淡淡一笑说道:“三弟当年曾被姓柳的一位先生救过,为了报恩他去这位姓柳先生家里当了护院,后来改名为刘,要是说起来你们也应当称我一声师伯。”

  大牛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你真的是个好人,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们的命。”青衫男子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能告诉我三弟他人现在哪里吗?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只有我能帮他。”

  大牛说道:“师伯,我们真的不知道师父他去了哪里,自从那日来了一位姓柳的姑娘,师父和她说了很多话,第二天他就和那位柳姑娘离开了。”

  青衫男子面色一惊问道:“姓柳的姑娘?那你师父有没有跟他说羊皮卷的事?”大牛挠了挠头说道:“师伯你说话也很奇怪,师父他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说过羊皮卷的事呢。”青衫男子面带沉思,口中小声的嘀咕道:“想不到她还没死……那他们能去哪里……”张小月渐渐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向大牛使了个眼色两人就要离开。

  这时,那青衫男子拦在了他们二人前面,声音谦和的说道:“两位贤侄你们要去哪?你们现在这样太危险了,不如去我那里暂时住下,我也好对你们有个照应。”

  张小月说道:“多谢师伯的一番好意,我们兄弟二人还有事要做,等事情办完我们一定去师伯那里住上几天。”青衫男子突然说道:“不管你们真的知道也好,假的知道也好……”脸色猛的一沉,一剑向张小月的胸口刺来,这一剑实在来的是突兀,张小月也没有防备,汉中市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眼看就要被一剑穿心而死,电闪火光之间,大牛从后面一把将张小月推开挡在了他的前面。

  等张小月反应过来,那长剑已经穿透了大牛的胸口,鲜血正顺着剑刃滴落在地下,一时间他整个人呆在了那里,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青衫男子大笑一声:“没想到你这兄弟对你这么好,不过你也活不了。”说完意欲拔剑,没想大牛一把用手抓住那剑刃,竟使那青衫男子没有将剑拔出。

  大牛突然对张小月大喊了一句:“你还不快走,死一个总比两个一起死的好,以后等你练成武功,为我报仇!”青衫男子也有些吃惊,他没想这一剑下去竟然没有叫这小子立时毙命,他松开手中长剑,一个飞身一掌又向张小月面门打来,只见大牛人也飞扑上去,一把紧紧的抱住了那青衫男子身体,青衫男子脸色铁青,几掌又打在了大牛的背上,打的他吐了好几大口鲜血。

  只听大牛轻轻说道:“他娘的,没想到我第一当英雄会是这样……”人已经没有了气息,但他的一双手还是死死的抓着青衫男子,张小月大吼一声,人发了疯似的向前大跑,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好像远处的天边都有些发亮,他的耳前好像又听到大牛对他说的话,胸中的一口堵的好像就要把他整个人都撕裂了,接着他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醒来也不知道是几时几刻,乌云压的很低,天空中飘起了蒙蒙小雨,他整个人麻木的向前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听到前面有一匹马的嘶鸣声,穿过这片树林,他看到前面有数具尸体倒在血泊中,其中有一人身影是那样熟悉,不正是与他分开了三个月的师父吗?

  此时的他变的憔悴很多,身子看着也更加的单薄了,现在他正躺在那里痛苦的呻吟着,在他的胸口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伤口处流出的全是黑血,他走上前去,慢慢的将他扶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的唤道:“师父,师父!”他师父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看他,虚弱的说道:“小月,师父对不起你,我当初不该骗你,你能原谅我吗?”

  张小月用力的点了点头,泪水马上涌出了眼线,声音颤抖的说道:“师父你别说话,你好好养足精神,我一定会把你治好!”他师父轻叹了一声:“黑虎堂的七煞毒是无药可解,我这一生做人太失败,唯一对的一次就是收了你和大牛两个好徒弟,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长……”过了一会,他定了定神,努力吸了几口气,气走游丝的说道:“小月,你仔细听我说,从现在开始你任何人也不要信,你想知道的一切……去青州……柳树胡同,找……一位姓……宋……”最后的几句他是越说越轻,直到什么听不见。

  在他师父手垂下的那一刻,他感觉到师父的手好像在他怀中放了一个什么东西,他感觉此时的他好像掉进了一个大的漩涡,这漩涡正在一点点将他撕裂,想道大牛和师父都不在了,那种悲痛好像把他的心都掏空了一样。过了良久,他伸手拿出师父最后在他怀中放的东西,那是一个用榆木做的精致的小匣,打开匣子看到里面赫然放是一张羊皮卷。

  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那柳姑娘的声音,只听她声音里没有任何波动的问道:“你师父已经死了,他生前有没有告诉你过羊皮卷的事?”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