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质营力 > 内容详情

被我糟践的青春

时间:2020-09-16来源:新田沟组网 -[收藏本文]

  高中时正是网络歌曲开始风靡的时候,伴随着那些二或不二的歌词,我度过了比一般人简短的高中。 那时的我毫无理由的爱上安妮宝贝的小说,那些充满颓废的文字充斥着整个脑袋,其实我并不懂什么是颓废,只是莫名的向往。那些颓废的文字竟然引发了我姗姗来迟的叛逆期。

  叛逆期虽然姗姗来迟却又来势汹汹,打架,闹事,抽烟,不和群,所谓叛逆期或许就代表着无法控制吧。高二我开始冷静却发现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同学友谊开始变得遥远。叛逆期的后遗症不仅仅这些对学业上的印象更是严重,偏科只想读自己喜欢的科目,导致我的文科成绩可以在学校名列前茅,数学英语,却只在小学水准,那时写三重门的韩寒应该有同样的烦恼吧。感情上的孤单,学业上偏科带来的沉重压力引发了后天影响我一生的事。我得承认那个时候的我只是一个自以为长大的小孩子。

  退学,这也许就是我在幼稚的时候做出幼稚的决定吧,叛逆期还未真正结束,所以老师的挽留家长的劝骂并未让我改变想法,反而更加坚定我要离开的决定。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也没有什么崇高的目标。只是一个感受不到温暖,抗不住一点压力的小孩选择的逃避。退学那天发生的事我似乎已经遗忘。唯一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是,那一年那一学期的冬天很冷,我离开学校后坐在公交车里有,车窗帮我抵挡寒风,外面的阳光晒在身上很温暖,将来?并没有在我脑力成型···

  床.饭桌算是另类的两点一线吧。的眼神 邻居询问的语气都会让我无法面对。解脱谈何容易,猛烈的抽烟,劣质的烟草.浓烈的尼古丁,头晕恶心反胃,我想说那种感觉其实并不好受,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吧,至少尼古丁无法帮助我缓解。出逃·我又一次的选择了逃避。

  “妈我想出去找找工作”“去哪里找?”“我想去市区转转”“要多少钱”“给我50吧”“哦”···语气虽然十分冷漠生硬不过我却感觉轻松无比.毕竟说出这些话是需要勇气的,还有至少明天我可以不用面对这些了···

  在网吧的办公室我完成了我的第一次面试,很简单的对白 年龄名字学历籍贯···,包吃包住下班后可以免费上网月工资500。这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网吧的服务员。那时的想法很简单,包吃包住就成,工资只要够我买烟就可以了。其他?随便吧,暂时还不懂钱的含义

  厨房的阿姨似乎很喜欢我,大概是因为我和她的儿子差不多吧,当她问起我为何这么早出来工作时,我沉默了,似乎长辈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还好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太过执着,不然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他的姐姐们和我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吧。对于我,她们应该没有交谈的欲望。

  你会玩这个游戏吗?这是他们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对我说这句话的是值夜班的小网管.旁边是他的朋友.很凑巧我们都是同一届。貌似也都是在高二选择或者被选着离开学校的人.小网管叫超他的朋友叫做吉林..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每天泡在一起通宵玩游戏··上网··抽烟··然后各种吹牛·我们每天就这么样了。

  “我出去透口气”通宵的时候我和他们说。我坐在网吧门口的台阶上抽着烟慢慢发呆。给我也来一根·吉林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出来。“看见对面的那个男的没” 吉林说 “那个啊”我随意的问她 “那个拖着行李箱坐站台上的那个啊”吉林回答 “哦看见了,怎么?”我还是很随意的问他。“说他是刚来还是要走”我仔细的打量了对面的男孩他眼里似乎有一样东西很我们很类似.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叫做迷茫。“别整的这么娘好不好.什么刚来什么要走啊他就一打工的你在乎那么多干嘛.我坐腻了回去接着玩吧”说完我起身回到网吧.只是那晚我一直在想那个迷茫的小孩,这个城市 他是刚来还是要走….

  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早恋应该与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毕竟我们都不需要面对学学校的束缚,超做了一件让我至今觉得他十分勇敢的事。他竟然和一个小学生谈起了恋爱·不得不说他是勇敢的,甚至是伟大的。至少我是做不出这么勇敢的事。当那个孩子的爸妈跑到网吧追打超时,我知道事情闹大了,我也第一次见到事件的女主角。其实那个女主角看上去也并不像小孩子,不得不说现在的小孩发育的越来越好了。悲剧的超很快就被老板赶回家了。吉林也消失了.那时我才知道吉林其实并没工作,每天来网吧上网只是因为超能给他开免费的通宵,网吧只是他过夜的地方。

  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超和吉林的离开让我开始体会女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到这种感觉。几个月的陪伴,突然晚上只有我一个人了,还真的让人觉得挺难受的。还好一个礼拜后吉林又出现在那个熟悉的位置。“喂。小子最近死哪里去了”我问,吉林假装忧郁的回答我“超不在了,我也不想来了。怕睹物思人啊”。听完我打了他一下接着问“。别给我装了是没人给你开电脑了吧,超最近怎么样了”。“超啊···”吉林停顿了下说“我们超哥最近在进行保卫战哦,那女的爸妈闹到超家里了。超爸妈逼他分手,超不答应,他爸妈把他关起来了,超哥在家里绝食抗议呢” “尼玛!超也太有才了吧。这怎么跟古装剧一个摸样。某个大小姐非要和穷小子在一起,家里不同意然后关起来,内大小姐就绝食····”说完我直接笑喷了。“对哦,以后叫他超姐”吉林附和我一起笑了。其实那会的我们并不懂什么爱不爱情的只觉得超做了一件很搞笑的事,爱情?什么玩意鬼才见过。“好了我得去接个兄弟,一会他请我上网”说完吉林就走了。没过多久吉林就带了个哥们回来,这也是我认识的第三个好哥们。

  韩强是一个我无法理解的人。他喜欢吹牛,却只是为了他那个小小的自尊心。毫无节制的胡吹,我却不能拆穿他。因为这样会让他无地自容,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甚至立马就会疏远我。我没有能力让他心态转为正常,只有默默的听着他吹牛。哎···天要下雨兄弟要吹牛,这都是我无法阻挡的事,幸运的是除了爱吹牛之外。韩强还算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哥们。

  吉林开始每天晚上带一个哥们来请他上网,一开始我很迷惑。后来的接触中了解。吉林之前就读的学校是全市出名的流氓学校,学生每晚爬墙出来上网是很正常的事,而他带过来的哥们也是他学校里的同学。慢慢的我变得像是他们学校中的一员,每天与他们学校的人聊天抽烟吹牛,日子似乎开始丰富了起来。

  七月的某一天我正在睡觉,吉林却突然闯进我的休息室。“老黄起床啦!你快点给我起来”我听着吉林这么喊着似乎语气很兴奋,不过我却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我是个正常的年轻人被吵醒时我也会由正常的表现所以我直接说:“我操啊!尼玛这才几点老子在睡觉!吵个屁啊”我的脏话没有印象吉林拉我起床的决心。于是在中午 12点我很无奈的被他拉起床来。“吉林哥!您到底有什么事,您不知道我上夜班才睡没几个小时啊”“没事一会接着睡,走,一起喝酒去”就这样还在迷糊中的我第一次在中午被人拉出了网吧。

  7月的阳光是明媚的是灿烂的,而我这个已经几个月没有经过阳光直接照射的人。一走出网吧门口就感觉无比的痛苦。难怪吸血鬼这么怕光,我都这么难受了,那群一辈子不见光的玩意,被阳光一照不死才怪。迷糊的脑子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来。透过指尖看着外面的光线,这个城市突然变的很陌生。我在哪?我是谁?一瞬间突然失忆。喂别站着啊。我被吉林唤回现实,低头笑笑,恩!出口回应他来了说着我追了上去。

  来到小饭店发现在座位上已经有人在等候我们。伟良这不仅酷似美国大兵,外号也是大兵的年轻人正带着微笑的看着我们。“老黄明天我和大兵一起去XX服装店上班” “这就是你非要在中午叫我起床的愿意?”我一脸的迷茫。心想;尼玛上班晚上不能喝酒啊,靠打扰老子睡觉。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开口问他“伟良不是还在读书,怎么学校无法容忍他了?把他踹出来了” “没,我们放暑假了,在家呆着也没事。出来打个暑假工,兄弟几个在一起也好玩一点”大兵说着话就开始倒酒。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我很迷茫也很纠结。为什么我这个第一次喝酒的人没醉他们两个却都醉了!!!看着吉林带着笑容睡觉的样子,我知道今天他是真的开心。不过他妈的你是开心了,你们把我的休息室都霸占了。老子去哪里睡觉啊!

  哥们都在学校里,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吉林应该很孤单吧。也许我在学校没有朋友也是好事,至少我不会觉得。不过他们都醉了,而我却开始觉得孤单···

  8月10号是吉林和大兵发工资的日子。这一个月他们过的很苦。做为那时的旁观者兼参与者我记得尤为深刻。没有睡觉的地方,只能在我上夜班的时候借住我的休息室。没钱吃饭,只能一天吃一顿最便宜的炒饭,甚至是早上买一个馒头熬一天。导购的工作虽然并不是体力活,不过站一天也着实需要很大的体力。一个月的时间吉林和大兵都瘦了很多,看上去也成熟了很多。一个月的时间我和他们的感情也变的深厚了。共患暖确实能让人的感情变得深厚起来。兄弟!这是大兵离别的前夕我们共同的称呼。那时的我们是那样的单纯,生活是那样的简单。也没有那么多的压力,房子车子票子一切都不是那时会烦恼的事。也并未觉得那时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的生活是多么的心酸。暑假的时间已经不长。大兵留下了他的工资回家了。兄弟这个年轻时很容易产生的名词在这一刻变的不那么幼稚。

  大兵的离开让我和吉林在一段时间内变得沉默,幸运的是超又回来了。超又做起了他的小网管。我以为生活会想以前那样持续,可惜事事不尽如人意。超是回来了,可是对我们也开始变得冷淡。我不知道他是因为被打觉得丢面子,还是想甩开我们这个包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对我们开始疏远。那一晚当吉林像往常一样要求他帮忙开电脑时。超拒绝了以老板会生气为由拒绝了吉林的请求。那一刻吉林坐在我的旁边。脸上充满了失落。而那个我们三人长期使用的座位也变成了两个。我不知道那时的吉林在想什么,只是那一晚我们都没有说话。

  第二天吉林并没有出现,凌晨2点我看见超一个人在角落里玩着游戏。“超”我开口叫他“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对我们开始冷漠了” “没有啊,我还是这样啊。”很简单的回答说完超又转头玩他的游戏。我在他旁边站了很久,可是他并没有想要理我的样子。我直接拽掉的他的耳机把他拉到了休息室。“超,你到底怎么了。还当不当我们是兄弟了”我很直接的问他“你想多了,我只是想静一下。”说完超起身就想离开。我并没有让他离开,我关上了门盯着他。“好吧”超似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开始主动说了起来“还记得我那个女朋友吗?”“那个小孩子?”我回应他。“嗯,她家里蛮有钱的。”超接着说。“哦是吗?那又怎么样”我并不明白他想说什么“我和她分手了”说完超躺了下来。这并没有什么吧,我在脑海里想着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你不分手就怪了,只是这话我并没有说出口。“他爸妈闹到我家里了,说我根本没资格跟她谈恋爱,我爸也逼我和她分手了。”我并没有插话只是听他说。“我不想这么混下去了,我想要变得强大至少我不想再被人说不配了。”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老黄成熟点吧我们都到社会了,什么兄弟义气那些都算什么?” “你说算什么。“我急着开口反驳他。可是超打断了我,“以后我交朋友只交对自己有帮助的而你们并不能对我以后任何帮助,你们以后自己好好过吧。”说完超就离开了,这次我并没有阻拦他。我很愤怒我并不想阻拦他,那是我的真的不明白超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事而放弃我们。名利。这就是他所追求的吗?我不懂想了很久还是不懂。或许超已经开始成熟,而我依旧那么幼稚吧。手里的烟已经快灭了。头很晕劣质烟草就是这点不好一抽多就头晕难受。熄灭手里的烟,我起身回到了电脑前,还好我们已经习惯超不在的日子了,低头苦笑又点燃一支烟。这事应该要对吉林保密吧,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便失去了力气,静静的斜躺在座椅上。

  隔了几天吉林还是来了。依旧的那么神采飞扬,不过他走路的样子配上嘴上斜叼的那根烟,那形象怎么看怎么像小混混。

  吉林拍了下我的肩膀对我说:老黄.帮我开下卡。

  我说:怎么你自己手断了。

  吉林说:你手才断了呢,那个收银员今天不让开卡,说我没满18周岁啊。

  我说:呦,是你今天没吃她豆腐吧。

  吉林说:就属你嘴贱啊哪这么多事啊。

  说着他就上来推搡着把我拖到收银台。询问了一下收银姐姐,说是今天网吧会来警察查未成年人上网,要到11点以后才能上网。无奈我只得和吉林去边上的休息室聊天。没聊多久吉利还是提起了超。

  吉林说:老黄你觉得超是怎么搞得,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完全不把我们当兄弟了。

  我说:别想那么多了也许超发生了什么事呢,别怪他,他有自己的想法嘛。

  吉林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并没有说话,他的眼神让我感觉很窘迫,吉林开始沉默。而我也开始走神,刚才那种窘迫的感觉让我回忆起了学生时代。记得高中时,我们的英语老师每节课开始前都会让叫一个学生上来用英语介绍自己。而我的英语很烂,字母是数量26还是28我基本不是很清楚。而且我也并不关心那些鸟语到底是由多少个字母组成的,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天英语课我和一个同样不学无数的混蛋被叫到的讲台上老师要我们用英语介绍自己,

  那个哥们只用了一句话就征服了哪位性感妖娆的女老师。

  混蛋学生:My people,My name is shuaige Nice to meet you Bye-bye。

  被征服的不仅只有老师连带的全班同学也被征服了,癫痫病发作症状有哪些唯一还保持清醒状态的就只有我,因为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混蛋学生说完就直接下台了,那的动作我记忆犹新,我估计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也就这种程度了。当那哥们下台后同学开始哄笑老师开始愤怒,貌似站在台上的我是老师最好的发泄目标。在她性感眼神的逼视下,我开始用眼神对她进行抗议。她用她性感的朱唇对我说道:“该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说。”同学的目光全部向我聚集,我看到那个混蛋在对我偷笑。我开始变得窘迫,那是脑海里想的是大家好用英语怎么说来着···

  整理了下回忆,思绪也回归到现实。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离11点还有半个多小时。拿起桌子上的开始点了起来,也许是我抽烟的动作叫醒了吉林,他开口对我说;老黄明天陪我去趟学校。

  我说:你没事去学校做什么,还得把我个拉上。

  吉林说:明天学校开学,我带你去看下我女朋友。

  我说:没看出来啊小子,什么时候还有女朋友了,本事不错啊!

  吉林说:早有了,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天天抱个电脑看个黄片就当看老婆。

  我说:得了吧,小子,明天你来叫我哦,我先睡觉了,今天帮别人代班都24小时没睡了。

  说完就跟吉林打了个招呼就爬上床睡觉了,吉林什么时候离开我并不清楚,我只记得那会睡觉前我一直在思考女朋友这个问题,我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呢?

  午夜梦回。耳旁变得安静,网吧是个喧闹的地方,这样安静我反而不知自己身处何方。隐隐约约听到笑声,正思索着笑声从哪里传来,声音却越来越响。睁开眼看见一张张略带熟识人脸,有同学有老师,还有亲戚长辈,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带着嘲弄的表情看着我,嘴里说着什么我听不到,我只听见那越来越响的嘲笑声。我闭上眼转过头,可是笑声却越来越响。让人不得安宁。想伸手捂住他们的嘴巴,却发现不得动弹。“笑够了没啊!”我吼了出来,我确定我是用吼的方式喊出了这句话,只是声音细弱蚊声。最终我还是醒了过来。凌晨4点。我依旧疲倦,床似乎是个危险的地方,我决定暂时远离它。

  在网吧巡视里一圈发现吉林正躺在座椅上睡觉,显示器上正放着某岛国的最著名的爱情文艺片。上去踹了下椅子,很显然吉林的警觉性还是很高的我踹了下他就直接醒了。很多人被人吵醒都是有起床气的,吉林自然也不例外。

  吉林说:你要死啊!我刚睡着你就吵我。

  我说:做为网吧的工作人员,我郑重的提醒你,网吧不是宾馆,更不是色情场所。你在网吧看着A片睡着觉你觉得合适吗。

  说完语气一转很猥琐的接着说:孩子刚才是在做春梦吧

  吉林回了我一脚说:你很烦哎,不是睡觉了,怎么突然想到来闹我了。

  我说:刚睡觉的时候鬼压床了,现在出来透透气。

  吉林说:呦,招报应了吧,孩子以后别有事没事就招人恨,老天爷看着呢。

  我说:切,还老天爷看着呢,我也就太累了。你丫书读的少吧老师没教你相信科学啊。

  刚想教他鬼压床是什么原理的时候,看见吉林双眼含泪的扑了上来。

  吉林说:我还没上学的时候,我小学老师就死了啊。

  妈的一边干嚎着,还死命的敲打着老子的背。这种时刻,我只能还手了,所以我也干嚎着说“我没上学的时候我小学老师也死了啊”刚准备用拳头回报他的时候吉林却机灵的缩了回去。

  吉林对我微笑着说:没想到啊你老师也死的早啊。同病相怜啊。

  对此我只能抱以干笑:呵呵,是的·是的。

  视线转到显示器,岛国男子的持久力还是不错的。依旧在那里做着卖力的演出,为了不辜负他的努力我决定把吉利的注意力转回显示器上。于是我开口说:林子,这女的还可以啊,品味不错哦。

  吉林得意的回答我:那是,哥的眼光一向是出众的。

  我没有开口讽刺吉林的得意只是一旁沉默,吉林见我许久没有回应他的话。回头撞了下我的肩膀说:怎么?看入迷了。

  我说:没有,我刚才在思考一个问题。

  吉林:思考?孩子你是在幻想片里的那个女人吧,别说哥哥没教你啊,幻想是幻想思考是思考懂了吗?

  我说:我癫痫患者的心理治疗也很重要吗?在思考,男人在介绍女朋友的时候会说是自己的老婆,女人在介绍自己的男朋友时为什么不说是老公,而是男朋友。

  似乎思维的跳跃性太强吉林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回了句:男生,女生什么?

  我说:是男人,女人!

  吉林:有区别吗?

  我说:这当然有区别,我们是爷们,什么男生女生的,这种说法太娘我接受不了。

  吉林放弃了,并没有跟我再争辩也不想询问我当时说的到底是什么。

  吉林:哥去睡觉了,老黄你反正也不想睡就接着看片吧。

  说着吉林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走进我的休息室还顺手把门锁上了。

  我起身看了看在网吧角落上网的超,有种冲动想叫他陪我打发下时间。不过回忆起,那天他说的话我又坐了回来,其实一个人玩游戏其实也挺不错。我这样对自己说道。

  九月的阳光依旧灼热,而我于阳光的适应度依旧是负数。不过对于兄弟们就读的学校我还是很有期待。期待见到许久未见的哥们,期待见到吉林的女朋友,还有期待见到那所学校。虽然已经离开学校有段时间了,似乎还未忘记学生这个身份,毕竟在我短暂的人生中,学校占着不少的比重。吉林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忐忑,眼中只有急切感,毕竟要见到女朋友了急切也是正常反应吧。

  该怎样形容吉林的学校呢,XX技校这四个字隐藏在一个建筑的背后,整个学校被一座小山围绕。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神秘的学校,不过当时的我已经被阳光照得精神涣散,也没有对此做太多的思考。走着流氓步,嘴里叼着烟。这是我第一次以如此嚣张的方式走入学校。在别人的目光中我似乎得到了一种另类的快感。

  吉林并没有立刻去找他的女朋友而是带我到了保安室,一个狭小的休息室,一个年过不惑的保安。保安姓胡,与吉林的关系不错,一直在惋惜吉林的中途退学。吉林递了一包我们平常在抽的劣质烟。胡保安并没有做作,很自然的收下了。我并没有加入他们的寒暄,只是微笑站在一边。狭小的休息室,老旧的电扇在奋力转动着,我感觉它随时会从天花板掉落下来,然后我们被锋利的扇叶割得支离破碎.

  寒暄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今天是学校报名的日子,胡保安还是很忙碌的。胡保安离开后我和吉林开始交谈,交谈的内容围绕在他的学校。

  吉林说:我们04高级工班以前是称霸学校的,那个班不服就打那个。

  我说:能不装吗。

  对于吉林描述场景,我并没有什么共鸣。在我的回忆中,学生打架最后也就是躲在厕所里几个人互抽,或者是两个小孩互放类似放学后等着这样的狠话。超过五十人的斗殴,这我只能用脑子想想而已。

  吉林说:我骗你干嘛,我记得那会05界的不服,我们一直从3楼打到他们寝室。东阳把刀都拿出来了。谁不服就砍谁。

  我说:东阳是谁,你怎么从来没带给我认识过。

  吉林顿了顿说:开除了,回老家了。他不是这里人。

  我说:因为打架?

  吉林说:打架只是吃了处分,是谈恋爱才被劝退的。

  我说:我脑门上有个傻字吗,打架没事谈恋爱被开除你当我信吗。

  吉林用看了看我说:打架是群体事件,五六十个人学校没胆开除,谈恋爱就不同了,就两个人的事管起来容易。

  我说:你确定自己不是在吗?

  吉林说:其实我也不怎么信,只不过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想来想去也就这么个可能了。

  我说:那你又是怎么被开除了。

  吉林说:打架。

  我说:打架?不是没关系吗.我确定你刚才是在幽默了。

  吉林说:我有这么吗?我打的对象不同,是我老师。

  说完后吉林沉默了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我也并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陪着他沉默。在这种沉默中,那台老旧的吊扇陪着我入眠。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